2021年5月24日 星期一

缺水成台灣日常 伏流水能幫忙

 


Winners Concert II: Yu-Chien Tseng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7LRqvZUWMbg

【摘要2021/05/24 聯合報】台灣面臨半世紀最嚴峻旱災,隨氣候變異加劇,「缺水」恐成日常,但政府水資源開發屢遭學界批評「窘態畢露」。每年直接流入海裡的地下水(含伏流水)是全台水庫總蓄水量二到五倍,應成立國家級水資源研究院,開發伏流水或恢復埤塘功能

水荒嚴重,公部門陷入水源調度困局,巴望老天卻盼不到雨,往地底挖水又有地層下陷疑慮;台灣的「救命水」在哪?

台灣坡地陡峭、溪流短促,推估一年未蓄存、直接流入海裡的地下水(含伏流水)至少40億到110億公噸,而目前台灣所有水庫加總蓄水量不過20億公噸。屏東科技大學土木系教授、水利工程專家丁澈士直言,台灣水資源開發需要新思維,未能善用地底的豐沛水源,一遇水荒才束手無策。

「台灣最大的問題是各種用水的主管機關不同。」丁澈士說,醫療、營建等各領域用水,不是水利署單一機關能掌握,仿效歐美成立行政法人「國家水資源研究院」是必須思考的方向。

內政部前部長李鴻源也認為,有必要成立國家級水資源研究院,統合開發包括伏流水、製程廢水等水源作為氣候劇變下的「救命水」。汙水處理場每天扔掉285萬噸製程廢水從不回收,「這其實是一千萬人的用水量」。

李鴻源還說,近廿、卅年來國家水資源政策幾乎沒有前瞻性思考,每個地方安全出水量多少?用水安全不能光靠嘴巴講,要用科學數據告訴大家。

中央大學副校長兼土木系特聘教授吳瑞賢表示,水源調度牽扯「水權」,須由高層級人士來談,應設置國家級水資源研究院,以專業角度進行研究,相關資料供決策使用,才不會讓政治力凌駕專業。

丁澈士建議開發伏流水,他說一口輻射井若取15噸水就夠60萬人飲用,高雄一天用水155萬噸,光抽伏流水就夠支應,像塞爾維亞即沿河道日抽300萬噸水,德、法都是傍水取河的國家,台灣日治時期在屏東二峰圳、高雄大樹竹寮取水造井取伏流水,可惜後來政府受美式水利專業影響大力開發水庫、攔河堰,伏流水乏人問津。

他說,台灣整個西南平原都適合開發伏流水,只要河床有殘水,河床下都是伏流水,水量比地面水庫多百倍現行攔河堰位置只要再往地底下切些就能攔到更多水源,至於大家擔心地層下陷,「只要做好控管是安全的」。

美濃農村田野學會理事溫仲良也說,蓋水庫並非最好方式,流域地下礫石層多,傍河取水的伏流水開發模式是善用水文優勢的解方。

「伏流水助益很大」,南區水資源局副局長鄒漢貴表示,高雄107年啟用大樹區伏流水輻射井,至今完成七座,每天供50萬噸水,補足高屏溪川流量不足缺口,若沒有伏流水備援,高雄早在二月就會減量供水,而非四月一日才轉橙燈。



【小檔案/伏流水】地層如同一塊海綿,上層是粗顆粒組成的含水層,飽含水分,下面是黏土組成的阻水層,伏流水就是阻水層以上、河床以下淺層含水層中流動的水。

伏流水流速緩慢,水量穩定,入滲過程形同天然淨化,取用時可解決一般河川原水濁度太高的問題。取伏流水的工法,大多透過集水廊道、集水暗渠,或是以集水管、輻射井等方式,傍河取水。

2021年5月13日 星期四

新核能 美國田納西州試建熔鹽石床式反應爐

 

Russlan And Ludmilla (Overture) / Orchestra Of Mariinsky Theatr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yx99YcHdIQ

【摘要2021.5.13.中時】美國田納西河谷管理局(TVA)和卡洛斯能能源公司(Kairos Power)宣布,將在橡樹嶺(Oak Ridge)的東田納西技術場(East Tennessee Technology Park,ETTP),建造「赫密士」示範型低功率熔鹽式卵石床反應器(Hermes low-power demonstration molten-salt cooled),這屬於第四代核能。

新阿特拉斯(New Atlas),在氣候變化的迫切壓力,和反對化石燃料已逐漸成為共識的情況下,核電正變得越來越有吸引力,也有新的核電廠提出建造,但是,這並不是1950年代大型壓水爐的復興,而是新一代的核能技術。這些新核能不追求高功率,而是尋求小型、易部署、可自動停機、安全系數更高。

比如(TVA)和卡洛斯能能源公司的「赫密士」就是一例,它是一種卵石床反應爐(Pebble bed reactor,PBR),與現在的壓水爐(PWR)、沸水爐(BWR),略有不同。在常規的壓水爐、沸水爐中,濃縮鈾核燃料以柱狀模式進入爐心,由控制棒來控制反應效率,另有循環水在反應爐內部,既把熱量帶走推動渦輪,也減慢中子速度,以維持反應。

至於卵石床反應器中,燃料棒被替換為網球大小的球體,每個球體是由濃縮鈾與石墨(充當慢化劑)組成,再包覆於陶瓷中。這樣的燃料球做了數千個放入反應爐內,這樣它們不需要控制棒,就可以在高溫下維持核反應。還有一個巨大不同,那就是卵石床反應器不用水為循環物,而是填充氦、氮或二氧化碳的氣體做為冷卻與循環,由氣體的高溫來推動渦輪發電。

儘管卵石床反應爐的概念,從1947年就已經存在,好處是原理簡單,而且可以自我調節,但是仍有許多技術障礙需要克服,因此目前的卵石床反應爐都屬研究型或是原型設計,尚未成為商用化電廠。(據大陸的說法,山東威海的「石島灣核電廠」,已經達成商業運轉,它的功率195百萬瓦,是全世界第二座可長時間運行的卵石床式。)

「赫密士」是一座示範爐,它與前述的卵石床爐又有一些不同,不用氣體冷卻式,改用氟化物熔鹽代替氣體。理由是氣體的膨漲率太高,要是反應壓力過高就必須洩壓,氣體冷卻式就會逸散具輻射物質的氣體

氟化鹽的溫度範圍超過1,000°C,要是面臨洩壓問題,它只會緩慢流動,不會造成周遭環境的多餘輻射。另外,它們化學性質穩定,不用高壓安全殼結構也能運行,要是反應堆發生故障,也可通過自然循環保持爐心冷卻。

赫密士使用的是濃縮鈾9.75%的燃料石,在585°C的工作溫度,產生140 百萬瓦時的電力。



 

2021年5月8日 星期六

蕃茄醬啥時佔據了萬物皆可沾的C位?

 

J. S. Bach - Sonatas & Partitas For Lut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TBooio3h9U

【摘要2021.5.8.自由 鬼王/文青別鬼扯】197719日,臺灣可果美股份有限公司發佈新聞表示,市面上發現了該公司出品之瓶裝蕃茄醬的仿冒品,而市售的A貨乃是以回收的可果美蕃茄醬玻璃瓶充填,「唯包裝則採用相近顏色標籤」,企圖以魚目混珠矇騙顧客。

可果美公司因此希望消費者選購時,「認明瓶子上『可果美』三字及蕃茄商標上的英文字」。雖然可果美沒講明市售的仿冒品到底長啥樣,我們現在也找不到照片。但從文意判讀,大概就類似以OKNY蒙混DKNY的山寨手法。為何連蕃茄醬都有仿冒品?

黑心商人搞山寨或無良商人搞仿冒,到頭來必定是有利可圖。至於利益的評估則取決於兩部分:價差與市場。例如,仿冒名牌手錶與名牌包圖的就是價差。同樣是LVChanel包包,正品可能要10萬,但仿冒工廠成本可能不到幾千塊,標個3萬也一堆人趨之若鶩。

其次,某些商品的價差雖然不高,但因為市場夠大,所以這樣的偏門生意還是有人願意投入。1955年各縣市政府大規模查緝黑心地下醬油工廠時,苗栗縣政府就發現,當地的醬油工廠實際超過50,但登記在案的僅有2家,其中還有3家工廠則是專門生產仿冒品,也就是其他知名醬油品牌的A貨。

醬油A貨的利潤不可能太高,但只要市場夠大,A貨鋪得順,這生意就能穩穩當當細水長流做下去。講到這相信大家也應該都明白了,可果美蕃茄醬之所以出現A貨,必定是市場夠大的緣故。

但此時問題又來了:為何蕃茄醬會有這麼大的市場,值得讓黑心商人收集回收玻璃瓶做仿冒品?而臺灣人到底從啥時開始吃蕃茄醬的?

不可否認的是,蕃茄醬(ketchup)可說是現今最普遍、應用最廣,且最受多數人喜好的沾醬。蕃茄醬不僅適用於速食店的薯條、漢堡,以及早餐店的土司三明治和各種炸物。不少人似乎早已將蕃茄醬視為如同醬油、鹽巴同等級的基本配料,幾乎是各種食物都能沾蕃茄醬吃。不少人連吃鐵板麵、薯餅、泥焗烤馬鈴薯、炒蛋、蛋餅、牛排時,都會沾蕃茄醬。

而更神奇的是,有人連吃肉粽、水餃時,也會沾蕃茄醬。許多小朋友不僅是啥都能沾蕃茄醬吃,嘴饞時甚至會將速食店或便利商店提供的蕃茄醬包拆開直接往嘴裡擠。簡單來說,蕃茄醬已佔據萬物皆可沾的C位。它不再是簡單的蘸醬,或某些食物的附屬品,它甚至已開始蛻變為獨立、可以直接拿來吃的食物。

但大家仔細想想,任何一道所謂的「傳統」台菜或小吃,有啥使用到番茄或蕃茄醬?NO!沒有!一點也沒有!通通都沒有!既然這玩意跟臺灣傳統的飲食文化扯不上任何毛線關係,為何又能佔據萬物皆可沾C位?

茄,顧名思義,就如同胡瓜、胡琴、胡人的「胡」字,「番」字就表示它原屬外來物種。番茄原產於南美洲,於17世紀傳入中國大陸。但當時在中國並不普遍,鮮少栽培,直到19世紀才逐漸普遍起來,開始成為經濟作物。而於臺灣部分,儘管民間普遍謠傳,番茄最早是由荷蘭傳教士帶進臺灣,但此說法的真實性極低。

雖說荷蘭統治臺灣期間為16241662年,番茄確實已從南美洲傳入歐洲。但當時歐洲人普遍將番茄視為有毒的觀賞性作物,並未認識番茄的食用與營養價值。直到19世紀時,番茄才開始大規模種植、成為經濟作物。番茄被引進臺灣的時間點,比較可信的說法為1895年時由日本人引進,並於1909年起由各地試驗場(即現今的農改場)開始試驗及推廣。

此時日人引進番茄主要是為發展番茄加工事業,因此當時推廣種植的是適合加工與料理用的品種,並非適合鮮食的品種。1918年時,番茄加工事業興起,而番茄原料的產地則以台南為主。從1927年時,台灣開始出口「番茄泥」(tomato puree)與「番茄糊」(tomato paste到日本,而番茄也成為當時台灣主要輸出的蔬果之一。

番茄直接打碎就成為「番茄泥」,若將其再濃縮就成為「番茄糊」(也有翻譯為「番茄膏」)。但不管是pureepaste,或是tomato sauce,都是做為烹煮義大利麵、披薩或燉菜時需用到的佐料或調味醬。日本人之所以需要這類玩意,主要是其沙丁魚罐頭產業所需。沙丁魚極富營養,若做成罐頭,可將其浸泡在鹽水、葵花油、沙拉油或蕃茄醬內。由於「茄汁沙丁魚」本身就是義大利著名的傳統農家菜,所以茄汁沙丁魚一直是各類沙丁魚罐頭中的重要品項之一。

不過,上述的蕃茄醬(即番茄糊、番茄泥)跟我們現今熟知吃麥當勞薯條所沾的蕃茄醬(ketchup)可說是兩回事。ketchup源自於廣東話的茄汁(ke-jiap)或閩南語講的魚露(kê-tsiap),但管他是廣東還是福建,我們只要知道現今流行的蕃茄醬味道與配方1906年時由美國的亨氏食品(Heinz)所確立。

亨氏的產品集中於各類調味料與醬料,當時創辦人Henry John Heinz曾盤點自家品項,發現共有57種,因此亨氏後來的廣告與產品設計都喜歡拿「57種變化」(57 varieties)當做賣點。而其於1910年的蕃茄醬廣告上,甚至還強調不含防腐劑苯甲酸鈉與其他藥物(Free from Benzoate of Soda or other drugs)。

食物搭配蘸醬,是全球各地飲食文化都出現的現象。日本人吃生魚片沾芥末醬,越南人吃春捲時沾由魚露摻料製作的甜酸汁(Nước chấm),美國人吃生菜沙拉時淋上凱薩醬或義大利醬,義大利人吃麵包時則會沾由橄欖油和巴斯米克醋調出來的油醋醬。世界各地存在著無數的醬料,即便是相同的配料蘸醬,也會因地域的不同而出現製作方法或原料比例上的差異。

當然,台式飲食也有各類醬料,不管是台中人愛到卡慘死的東泉辣椒醬,端午節吃肉粽必備的甜辣醬,或是嘉義人連吃涼麵都會配的美乃滋。每種蘸醬都聚集了一定數量的擁護者。

儘管番茄加工產業於日據時代即已引入,但其所生產的番茄糊、番茄泥跟臺灣在地的飲食根本毫無半毛線關係。這就如同196070年代臺灣的加工出口區,裡面生產了一堆專供外銷出口的產品,但這些產品卻不會流入臺灣內部市場。一方面是臺灣人根本用不到,另一方面則是當時臺灣人根本買不起。

而於1937年中日戰爭爆發,日本因軍需浩繁,當時沙丁魚罐頭產量因此破紀錄,超過了100萬箱。但為配合罐頭產量的增加,日本只好求助義大利購買蕃茄糊。不過,義大利的生產成本高,且從義大利運往日本又曠日廢時,日人因此決定在臺灣大力推展番茄種植。

1940年時,全臺番茄種植面積已突破2千公頃,產量約2萬公噸。當時蕃茄糊罐頭的出口量達到50萬箱,其中30萬箱銷往歐美,20萬箱出口日本,番茄加工產業可說蓬勃發展。但自1942年起,因為日本於太平洋戰爭漸呈敗勢,對外航路受阻,沙丁魚罐頭被迫減產,因此間接影響臺灣番茄的生產量1943年臺灣番茄的種植面積已急遽下降至593公頃,產量僅有3,774公噸。而戰爭末期的1945年時,番茄種植面積更銳減至134公頃,產量則萎縮到863公噸的水準,此時臺灣的番茄加工產業幾乎已完全瓦解。

大家應該不難發現,若非日本殖民統治,臺灣人也無緣接觸到番茄。而日人引進番茄的目的,並非為了增加臺灣人飲食的多樣性或提高臺灣人的營養健康,當然更不可能是因為傳說中的台日友好所致。日本人將番茄引進臺灣的理由很簡單,就是為了滿足殖民母國對番茄加工品的需求。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各國開始努力重建經濟,日本的沙丁魚罐頭產業也逐漸復甦。但日本仍舊面臨蕃茄醬短缺的問題,因此曾向美國購買了20萬箱蕃茄醬。不過,美國佬的東西比較貴,日本人買的心不甘情不願。與此同時,臺灣正好已重建鳳梨罐頭產業,正需重新開拓海外市場。當時臺灣民間的鳳梨罐頭業者組織了「民營鳳梨罐頭聯營處」,並派出代表楊宗城於19518前往日本,洽商鳳梨罐頭出口事宜。

沒想到鳳梨罐頭的問題談到一半時,日方代表突然聊到蕃茄糊的事情,表示美國佬的蕃茄糊很貴,臺灣若能重建大戰初期的番茄加工產業,就能恢復以往的番茄貿易關係了。結果楊宗城不但把鳳梨罐頭的事情搞定了,還意外獲得了5萬箱蕃茄醬的訂單,楊宗城為此還特別在日本購買了一批番茄種籽帶回臺灣。

楊宗城返台後,民營鳳梨罐頭聯營處便開始大張旗鼓準備生產蕃茄糊的事宜。首先,戰後番茄加工產業幾乎已全數瓦解,他們並決定投資重設蕃茄罐頭工廠。其次,他們則複製日據時代的模式,同樣以台南為中心,推廣番茄種植。

19511128日在各界的期盼下,資本額計新台幣90萬的「大中華食品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並於19521月開工。經過三個月努力加班,大中華食品股份有限公司於19524時交出了首批15,000箱蕃茄糊。其後大中華食品與日本的生意也還算順暢,只是有時產能會趕不上進度,無法完全滿足日本買方的需求量。

隨著日本市場的開拓,臺灣的番茄種植面積逐漸增加。1960年時番茄種植面積已達到2,591公頃,超過日據時代的紀錄。但歷來農企業與原料生產必定存在著不協調的狀況,只是程度大小各有所異。簡單來說,蕃茄醬工廠的出貨量增加時,對番茄原料的需求就會增加,出現番茄價格翻漲的狀況。但當工廠出貨量變小時,農民就會面臨番茄無處可賣的困境。因此,每隔幾年市面就會出現番茄盛產價跌的狀況。

但麻煩的是,這些番茄都是適合加工的品種,並不適合直接鮮食當水果吃。即使流入市面,也沒啥人會買。為了解決番茄生產過剩的問題,195060年代期間,報刊雜誌三不五時就得刊載文章告訴讀者,番茄是非常營養的蔬果,非常適合做成菜餚食用,同時還得創造發想出使用番茄入菜的食譜。常見的菜色如番茄豆腐、番茄炒蛋或番茄牛肉湯,這些感覺起來都還算正常,但當時甚至還出現番茄炒高麗菜和油炸番茄,這類看起來莫名其妙的暗黑料理食譜。

同樣為了解決番茄難吃的問題,台南人因此發展出番茄直接沾醬油膏、薑泥、甘草以及白糖的神妙吃法。雖然有網路鄉民認為這種吃法就是狂,或強調這才是真正的古早味。但重點在於,會出現這種詭異的吃法就是因為早期的番茄太難吃啊!如果你吃的是甜美的愛文芒果、玉荷包荔枝或聖女番茄,還需如此大費周章嗎?!

另一方面,臺灣自己也開始嘗試生產自己的沙丁魚罐頭。不過,最早宣稱自產沙丁魚罐頭的高雄新興火腿廠,卻被抓包裡面使用的是虱目魚。而讓鬼王更不解的是,這家號稱製作火腿的工廠生產假沙丁魚罐頭就算了,它同時還生產煉乳罐頭,感覺起來守備範圍其大無比。但無論如何,本土沙丁魚罐頭產業的興起同時也刺激番茄加工產業的發展。

然而,臺灣人對蕃茄醬(ketchup)仍處於陌生的狀態。唯一可喜可賀的是,因為各類茄汁魚罐頭(鯖魚、沙丁魚)的出現,臺灣人發展出「罐頭麵」的吃法。罐頭麵的做法非常簡單,基本上就是水燒開後將罐頭倒入,再放入麵條煮熟即可。至於要不要加點青菜或其他配料,就看媽媽的心情與家中有啥食材。因為罐頭麵的出現,臺灣人終於有機會開始適應蕃茄醬的酸甜滋味。但對蕃茄醬這玩意要有充分的認知與感受,還需等可果美的到來。

1967106日由台南食品工業股份有限公司、日本可果美公司與三井物產公司等三家公司合資設立的「台灣可果美股份有限公司」在台北市的國賓大飯店舉行成立會議,三家公司所佔的股權分別為51%40%9%。台灣可果美公司將於台南善化建造工廠,佔地四萬四千平方公尺。至於台灣可果美生產的產品除將輸往香港、泰國、菲律賓等東南亞國家,「還將供應台灣市場的需要」。

相信不少人必定會好奇:既然台灣先前出口的番茄加工產品是與臺灣本土飲食文化毫無瓜葛的番茄泥和番茄糊,如今可果美宣稱未來「還將供應台灣市場的需要」,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原來,可果美公司在台灣也將同時生產日後大家都熟悉的「可果美蕃茄醬」,在台灣推廣販售。

雖說蕃茄醬在歐美國家早已是如同民生必需品的存在,且麥當勞、肯德雞等速食業者帶動油炸食品的風行,而吃油炸食品時也都會沾蕃茄醬,所以蕃茄醬的味道對歐美人是非常熟悉的。此外,日本從戰後就開始大量引進西式飲食,同樣也逐漸熟悉蕃茄醬的味道。

但對臺灣人而言,蕃茄醬的酸甜口感可說是全新且陌生的。臺灣可果美要推廣蕃茄醬,當然得讓民眾知道蕃茄醬的吃法與用法。依照歐美的習慣,蕃茄醬最適合當作油炸食品的沾醬。因此從1970年代起,報刊上就開始出現使用蕃茄醬最為配料沾醬的食譜。例如,當時農復會就曾研發出「炸魚排」的食譜,教導民眾可搭配蕃茄醬沾著吃。

油炸食品搭配蕃茄醬確實是絕配,但油炸食品對1980年代前的台灣人來說卻非常奢侈。大家都知道,炸東西的前提就是油量要足要夠。平常我們炒個青菜只需放一湯匙的油就夠了,但炸豬排可能就要用掉幾百ml的油。受限於自然地理環境,台灣的油籽作物生產並不興盛,也因此植物性食用油的相對價格一直居高不下,這也是早期台灣人特別喜愛吃豬油拌飯與紅燒肉,以及炒青菜要用豬油的原因之一。其目的就是藉由增加動物性油脂的攝取,以滿足人體對油脂的整體需求。

當食用油的相對價格較高時,吃油炸食品當然也就不划算,而這也間接影響食安問題。早期臺灣賣臭豆腐與油條的小販商家,使用的幾乎都是萬年回鍋油。店家老闆頂多拿個濾網將沉澱在油鍋底下的食物殘渣撈起。這些油可說日復一日炸了又炸,直到回鍋油黑到食物沉下卻看不到蹤跡時才換新油。食用油變得廉價要等到到臺灣開放美國黃豆進口,沙拉油產業從1970年代開始蓬勃發展,並於1980年代成為台灣食用油的主流後,才有所改變。

此處鬼王就不得不雞婆一下,順道提個臺灣飲食史小常識了。某些美食作家部落客說鹽酥雞是臺灣的「傳統」小吃,這根本是無腦智障的鬼扯。鹽酥雞攤要能在大街小巷林立,前提必定是食用油變得便宜價廉,且大家要能富裕到把肉當零嘴吃。所以,鹽酥雞與炸物的興起是1980年代才發生的事。

既然吃油炸食品太奢侈,可果美就難以透過沾醬的形式來促銷推廣蕃茄醬了。因此,1970年代蕃茄醬開始出現台灣時,讓它慢慢流行的主因並不是油炸食品,而是某種全新且詭異的料理-「蕃茄醬炒飯」,也就是俗稱的「紅飯」。

蕃茄醬炒飯源自於日本的「蛋包飯」,日式蛋包飯基本是就是以蕃茄醬當作炒飯的醬料,最後再包裹在蛋皮裡。不過,對當時多數台灣媽媽們來說,要煎出平整的蛋皮實在不是件容易的事。但這並不是媽媽們的技術差,而是工具不合所致。因為當時西式平底鍋還不普及,幾乎全台所有家庭用的都是傳統中式炒鍋。若要強求媽媽們用中式炒鍋煎出一張漂亮的蛋皮,似乎有點不太人道。

雖說蛋皮不好煎,但用蕃茄醬炒飯並不困難。如果是蕃茄醬蛋炒飯,最後再配上蔥花,就再美味不過了。因此,蕃茄醬炒飯從1970年代起逐漸成為許多小朋友重要的飲食記憶,蕃茄醬的味道才開始普及。

雖說蕃茄醬靠著炒飯打響了知名度,但如果蕃茄醬只能當作炒飯時的佐料,這樣的市場需求量實在不大,大家更不可能每天三餐都吃蕃茄醬炒飯。況且地方的媽媽們通常是不知道要煮什麼樣的飯菜給家人吃時,才會做蕃茄醬炒飯。所以單憑個蕃茄醬炒飯,根本不太可能替可果美創造太大的市場。

另一方面,從1980年代起,隨著台灣工資提高,契作加工番茄的成本也增加許多。當時的研究就顯示,加工番茄的栽培成本中,人工費用就佔了總生產成本的69%。而各項人工費用中,又以採收的工資最重,佔了總成本的40%以上。因此,即便可果美的產品不只有蕃茄醬,還有番茄汁等其他產品,但礙於不斷提高的工資成本,可果美的獲利空間因此不斷被壓縮,甚至於1980年代初期還曾出現經營困難的情況。

不過,1984麥當勞設來台設立分店,除了帶動西式速食的風行,同時也間接帶動薯條、炸雞等油炸食品的普及,而這些西式速食當然少不了蕃茄醬。

另外,1980年代「美而美」台式早餐店興起,此種台式漢堡、三明治都會模仿西式速食店,大量使用蕃茄醬塗抹於土司麵包與漢堡麵包上,這也擴大了蕃茄醬的市場需求量,同時也讓蕃茄醬的味道更為普及。自此開始,蕃茄醬在台灣的發展也就一帆風順,而於1980年代後出生的世代,也就認為蕃茄醬是萬物皆可沾的好醬料了。

其實對蕃茄醬的熱愛並不僅限於臺灣的年輕世代,全世界許多國家皆是如此。話說2014年初阿根廷因為錯誤的外匯政策,導致貨幣貶值,頓時許多進口物資都出現短缺的現象,當時阿根廷境內還無法供應蕃茄醬的麥當勞甚至超過200家以上。結果阿根廷民眾因為吃不到蕃茄醬而遷怒總統克里斯蒂娜.德基西納(Cristina Fernandez de Kirchner),紛紛上網抱怨,在推特上警告總統:「千萬別跟蕃茄醬作對啊,克里斯蒂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