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7月30日 星期四

奧之細道物語(一)

 

果凍虛擬採訪  2007/6/11

 

果凍:經濟啊,工程啊,四書,金剛經,甚至於神學的一切學問,

      如今啊!我都已經努力過,到如今依然是一個可憐的愚人,

      像盲人牽象,什麼也不能如願,我心焦欲燃,究竟所知有限!

      我既無德行又無錢,無世間的榮華聲名,更找不到工作;

      啊!我為什麼還要坐在牢獄裡?出路在哪裡?

      天靈靈,地靈靈,太上老君快顯靈!

哥德:你曾苦苦哀求,要聽我的聲音,你這個超人,為何惶恐顫抖!

     你要在心頭創造一個世界,負責栽培,如同我們神祈一般歡悅,

     在生命的浪潮中,在行動的風暴裡,浮來浮去,死而又生!

     一個連續風浪,一個光輝生命。

     我們雖被恨惡,卻是良善光明。

果凍:我可以做什麼,我不自知,也不知如何面對你?

哥德:你要聽老人們的話,詳細紀錄,抄寫箴言,傳達出去!

     打破愚人的腦袋,讓智慧者清醒,讓掌權者有信心!

     讓這世界有公理,社會有活力,知識繁榮!

      去見他們就知道了!

     

於是哥德就使了幻術,將這苦惱的學生變為新聞記者,帶他去見老人。

李登輝在夫人曾文惠及家人的陪同下,將於本月三十日抵達日本成田國際機場,之後在東京御台場稍做休息,然後到國際研究交流大學村參觀。三十一日下午到位於深川的芭蕉舊居及紀念館參觀。在出發前一日晚間,翠山莊,寬敞明亮的大廳,鬆軟的大沙發圍著茶几,一邊喝著熱騰騰的金黃烏龍茶,李前總統一邊接受記者採訪:

記者:李先生,您明天要去日本,除了「奧之細道」外,還要去領獎。台灣過去受到日本統治五十年,日軍登陸台灣之後,一直到佔領台南約五個月的時間,殺害漢族軍民共達約14000人;其後對台灣北部的抗日,日軍的報復殺害數,依官方報導達2831人。在第一期殖民地戰爭,台灣漢族抵抗被殺害者不少於17000人。這正如芭蕉大師所言:「夏草也 與眾兵 皆成夢痕」窮兵黷武,不過像夏天的荒草,到了秋天都會枯死,只留下繁華的印象。  請問您個人對「後藤新平」的評價如何?

總統:政治上的現象,總是各種因素交互作用的產物,改革過緩或過激,就可能使原來的失衡更加失衡。歷史上的改朝換代都太粗暴,所以有太多的不幸發生,執政者,要有耐心,作對老百姓有利的事。日本在一九0一年頒佈「台灣公共埤圳規則」。台灣水田一九四一年竟達八八萬餘甲,其中水利灌溉所及的耕地約五四萬六千甲。水利灌溉工程給台灣農業生產帶來飛躍的效果,對台灣貢獻很大。米的品種改良被積極進行,新品種「蓬萊米」也受日本人所喜愛,大量輸出至日本。後藤新平對荷蘭統治時代以來的輸出產業之一 製糖業也努力加以栽培。

後藤新平以台灣總督府民政長官身份,於一八九八年三月與第四代總督兒玉源太郎同時來台赴任。在後藤新平施政之下,開始推行統治台灣與移植日本資本主義所必要的「基礎工程」,台灣財政的獨立以及統治基礎也逐漸在他手上確立起來。對台灣人而言,幾百年來,從那個時候生活才逐漸好過。台灣的現代化、工業化他有功勞。

記者:民主時代才能有比較理性的政治人物,威權時代的統治者總是很腐化。理性的政治人物才能顧大局,懂協商,平衡利益分配,漸進施政。現在有百姓對司法沒信心,質疑執政者操控司法,作圖利個人的事。您也作過總統,為什麼司法無法獨立?

總統:我沒有作過法務部長、司法院長。一個人能作的事情很有限,總統只是許多力量的共主,大環境要前進,需要要妥協,也沒辦法要求太多;因為民主的關係,現代社會大家會要求、意見多,媒體會監督,所以也獨裁不起來,不可能操控司法。民主是我們的生活方式,司法公平,社會才穩定;司法改革,要從一步步建立好文官制度,法學教育也有問題,要改善,沉積五十年的問題最快也要三十年才改得過來。

記者:差勁的學者教出壞學生,然後又成群結黨,互利共生,的確不容易擺平。我們記者要多努力,如果我的法律見解超過法官,才有可能抓出笨法官、笨檢察官,司法改革才能更快,記者的不專業無法促使司法進步。可是如果記者法學素養好,就會去當律師賺大錢,不會做記者。

總統:一個國家的人民,如果只追求物質生活,忽略文化建設的話,總有一天會衰弱下來。卡塞得說「一個社會若無文化與精神上的昇華,則無法培養創造的技術,亦談不上經濟的發展」。

記者:人每天生活上所需要的物質有限,內心的慾望,一定要有好的理想來滿足。但是媒體反映社會目前感覺不景氣,許多人沒錢燒炭自殺,卡奴很多,貧富差距擴大,M型社會形成,矛頭都指向民進黨政府,都快沒飯吃了,誰能堅持理想?

總統:趕快通過總預算,這是第一步。政府要在環保的要求下多設立工業區,光是竹科、中科、南科不夠;還要修訂符合現實的法令、稅制;肅貪、治安還要努力;再投入更多的研發;把遊手好閒的人抓去職業教育;公務人員的選拔、制度再加強。

記者:總之,該做的事還很多;雖然過去幾年經濟成長不是很多,薪水也都沒有調整,還好工商時報說「物價沒有漲,還跌」台灣人過的是「沒有通膨的日子」,農村經濟也改善,許多都市年輕人都回鄉做有機農業、民宿、網路行銷、觀光農場、生物科技等,過去不值錢的農業,逐漸改頭換面,消化不少失業人口。

總統:這就是我二十幾年前的「農業政策」堅持,經濟蕭條期間,工商服務業剩餘的勞力人口可以回流農村,使農村有如經濟的調節水庫。中小企業也是一樣,不能全部「西進」,萬一中國情況不好,回台灣的人,一定要有足夠的產業基礎幫助他們重新站起來。台灣要留根;同時加強科技教育;發展文化產業

記者:目前我們的公務人員,一次考試可以終身服務,雖然鐵飯碗很好,但是,恐怕跟不上時代的進步,反而使行政拖慢了經濟發展,如果一試只有十年,之後要重考,這樣可使政府經常保有競爭力,不分男女老幼,有實力者可以出頭,這樣更公平。考試院也應該為各種體育項目,例如桌球、羽球等等作分級考試檢定,好像英文檢定一樣;各種藝術項目,例如鋼琴、小提琴、舞蹈、繪畫等等也有考試檢定。軍公教人員每通過一項檢定,可以記功嘉獎,這樣可以創造許多體育、藝術產業的發展,推動文化藝術,也符合教育原理,訓練公務人員多元思考,也可改善社會風氣。總統覺得可行嗎?

總統:我沒聽說這樣的辦法,我要問問智庫,聽起來不錯。社會在變化,一切在變化,不去接受新事物、新挑戰,怎能進步?人要拋開「面子」,謙卑多學習,很多人在抱怨,我都知道,抱怨經濟不好等等,重點是「人要多學習,才會有新的競爭力」。「真正偉大的人,對社會的諸多要求,要能發揮所長,幫助社會解決問題」。「文化,是和富裕同時開始的


2020年7月28日 星期二

扎根務實才是推動產業發展良方


Schumann: Faschingsschwank aus Wien, Op. 26 (Complete)
【摘要2020.7.27.工商】以下舉幾個例子來說明台灣經濟政策的短線操作情形。以全民健保政策為例,在全民健保財政收支陷入困境之際,除了不斷的成本降低cost down)策略之外,也只能靠提高健保費的費率為主要的工具,缺乏長線的結構調整與開源的策略,以致最近健保署推動於醫材、設備設立門檻上限的政策,遭致醫師及民眾的反彈。
以長期照護政策為例,依靠課稅收入的稅基嚴重不足,但又缺乏改為保險制度規劃的道德勇氣,也導致長照人力供給不足,產業破碎的困境。
以觀光政策為例,隨著大陸觀光客的萎縮,政府政策改採補助東南亞、日韓觀光客,推動夜市(夜市券)觀光為主力,長線的策略規劃仍付之闕如。
在國際醫療的推動上,政府大都躲在背後不敢大力推動,一有衛道人士、立法委員反對,就急急忙忙退縮,也缺乏鬆綁、產業化、公司化的具體策略,以至於推動國際醫療的醫院,其國際醫療的相關營收多數不到整體收入的1。因此,戒慎恐懼不敢大力投入資源,均採打帶跑的地攤策略,當然不易對健保財源帶來重大的挹注,也無法從本質上改變台灣的醫療結構與生態。
以教育政策為例,專上教育人力供過於求,但技職教育推動遲遲沒有太大進展,陷入困境的大學又缺乏退場機制,以至於青年的低薪成為常態。
再以金融政策為例,缺乏新的金融商品及鬆綁產業化的努力,20兆元以上的保險資金流往國外,無法投入台灣的相關產業,當然無力創造高階的就業機會。也使台灣最高薪的金融保險服務業,占台灣GDP只剩下6.7%左右,遠遠低於中低薪流通服務業的22%左右。
新南向政策而言,缺乏統合單位做橫向的連結,加上海外辦事處的人員、資金、任務編組都沒有太大變動之下,各部會的KPI也以簽署備忘錄、人才與學術交流、研討會的籌辦為主,致新南向政策進展牛步。
再者,中小企業前往東協國家不僅缺乏人才、資金,也沒有通路商、行銷商的媒合管道,以及運籌、倉儲、展示中心的規劃,又缺乏和地主國談判的籌碼,無力突破投資、行銷的障礙,事事只能靠自己的情況下,陷於事倍功半的困境。
在製造業的發展上,五加二創新產業還沒有具體進展之際,又推出的六大核心產業,姑且不論國家資源有沒有能力支應這麼多產業的發展,政府對上游的研發、人才引進,中游的製造,下游的行銷、海外市場的拓展,都沒有深入的策略規劃之時,匆匆推出,反而不利於政策的落實推動。
加上台灣代工的商業模式,利潤率偏低,以至於海外投資布局對國內就業、附加價值的貢獻有限,貿易條件惡化,形成青年低薪的困境。但也不見政府任何政策、資源投入,來協助有志於發展品牌、通路的廠商,使年輕人有較多高薪的就業機會。
展望未來,如何突破困境呢?政府必須重新擬定產業的KPI,尤其是除了部會本身的職掌外,應賦予服務業主管部會一定比率的產業化任務KPI,才能責成這些部會加強產業化的思考。在KPI轉變之下,內政部、財政部、金管會、衛福部、交通部、教育部等單位,不再只是高高在上,扮演規範、管制的角色,而是站在服務、輔導廠商的角色來推動產業發展,才能為產業注入活力,創造更多就業機會。
其次,國家發展委員會應該扮演更重要的跨部會協調角色。目前,國發會主委肩負政務委員的角色,應加以產業願景的塑造,具體做好四年經建計畫的規劃,從上、中、下游的分工,資源的配置,部會間的協調等,做好切實的政策設計,並予以落實。
第三,各個部會的KPI,應由產官學專家的加入,並可受各界的公評。除了部會的任務之外,應該有一定比例,例如20%的產業化KPI。同時,法規的鬆綁應有具體目標,而非為鬆綁而鬆綁,缺乏達成目標的企圖心。而有些中長期的KPI,應該有社會人士的檢驗,並向民眾說明,使民眾有感,才能矯正目前短線的規劃、政策設計。
綜上所述,台灣的低薪有相當的比例和服務業的缺乏進展、缺乏精進的商業模式,無法創造高階的就業機會有很大的關係。而服務業進展的停滯,有相當大的原因在於部會的保守,以規範、管制為己任,缺乏產業化,為青年學子創造高薪就業的企圖心有關。
殊不知台灣的服務業貢獻了60%左右的就業機會,但缺乏優質的商業模式、缺乏大規模投資,自然無法營造高階人力的就業機會,這也是未來在訂定服務業主管部會KPI時,必須正視的。當然,改善青年人低薪的困境,也是服務業主管部會不能逃避的職責。


2020年7月23日 星期四

中國發展半導體 「偷呷步」這招沒用了


 Delightful Piano Music Collection 2 | Esther Abrami | Pure Indulgence
【摘要2020.7.22.自由】我看兩岸的半導體,半導體產業並不適合中國發展,特別是尖端科技並不適合中國,因為半導體是越做越小,中國人個性喜歡做大,這種越做越小的產業,對中國人而言叫做雕蟲小技,從中國的歷史來看,從來不喜歡(prefer)這雕蟲小技的東西。
第二個,半導體的產業最重要的是供應鏈supply chain),供應鏈的整合非常重要,台灣之所以成功,是台灣整個供應鏈在這個36000平方公里的這個島上非常完整,中國因為幅員太大了,中國能夠提供給年輕學子比較好報酬的有太多產業,特別是金融、法律的事務所,大概優秀的孩子都往那邊跑,台灣不一樣,台灣優秀的孩子,早期優秀的孩子都往工科跟醫科,然後那時候半導體產業發展剛開始萌芽期,我們就進入了,台灣人又願意為了工作吃苦耐勞,加班也都視為理所當然,所以半導體能在台灣紮根。
半導體這個產業只適合台灣發展,台灣的小孩子願意加班,願意吃苦耐勞,其他民主的國家,像半導體為何在美國發展不起來?就是半導體製造是一個特殊的行業,必須365天、24小時不停的運轉,然後在5大製程上面,有的是4大製程,他必須這樣輪流,IC要輪500次、800次,都不會出錯,才叫做良率,這個是台灣做得到。
台灣的孩子可以做2天休息2天,每天工作12個小時,做22讓工廠運作,美國找不到這樣的年輕人願意工作12小時的,以研究中心來說,台灣很多的研發(R&D)包括在台積電的RD或者聯電的RD,他們也是幾乎不會去計較加班,但是在美國或中國,他們都會去跟你計算我的工作時數,我工作8小時就是8小時,1個禮拜40小時就是40小時,我個人的利益(Benefit)是大於公司的利益,台灣的孩子,大部分是為了公司我們會犧牲個人。
中國是在近期才要加入半導體產業,它沒有基礎,沒有基礎就是沒有供應鏈,沒有供應鏈沒有辦法支援整個產業的發展,變成都要靠外部,靠國外、尤其是靠台灣最多,然後設備要靠美國,半導體設備最重要的是荷蘭的艾斯摩爾(ASML),或者是日本的設備,但是在製程上面,還是台灣的技術非常厲害。
當初張忠謀董事長從美國找了一批,在半導體業界非常優秀的台灣人、美國人,他是連美國人一起找回來,在製造上面台積電永遠是領導,台積電在擴產的過程裡面,它的智慧複製(smart copy)做的非常好。
台積電從經驗上面來看,是由兩個資深的(senior)工程師去帶一個資淺的,那為什麼中國在進展的過程會很慢,因為他資深的工程師太少,所以他只能1個資深的工程師去帶4個資淺的工程師,資淺的工程師容易犯錯、犯錯的機率太高了。
在半導體上面,一片晶圓要跑2000多個站,只要有一個錯,0.99500次方趨近於零,我的意思是說,你在蒸一籠包子,一籠包子有100顆,要蒸500次,100個都好的、良率10095顆好的、良率95,大概這個意思。但是你在搬運、蒸的過程,都會影響這個包子是不是完美,IC就是這樣的結構,為什麼台積電的良率可以90幾,中芯半導體的良率只有10幾、20幾,有時候甚至還是0,主要是經驗的問題。
設備大家都用的一樣、材料大家也用的是一樣,那再來就是經驗。經驗是只有台灣有,台灣這個地方學習也快、坦白來講又是學長學弟制,所以人脈很容易牽成,要找關係太容易。中國也從台灣挖了像蔣尚義、張汝京這些半導體精英去建廠,中國用同樣的模式在LED、面板,對台灣造成很大威脅,為何在半導體沒辦法?
我認為,所有製造業的製程只要低於50個步驟(under 50 steps),中國偷技術一定成功,但是半導體太複雜,它是5002000個步驟,中國碰到太複雜的就沒有辦法。
再來,半導體又有一個特質,他是18個月到24個月就是一個世代(generation)的改變,就算你中國偷學做出來,台灣的技術又跑到前面,所以台灣90奈米、70奈米、40奈米28奈米、20奈米、14奈米、10奈米、7奈米、5奈米到3奈米,每18個月就換一個世代。
所以當中國學好這個世代的技術,台灣已經跑到前面去了。中國現在90奈米做得很好沒有用,因為終端沒有什麼產品願意用90奈米的IC,現在台積電都已做到3奈米,中芯半導體也只能做28奈米,現在在挑戰14奈米,但良率還是不夠,就算是良率夠了,人家也不讓你去投,我用更微小的設計,就可以取得更多的晶片。
最近有一個朋友來找我,他是做汽車電子的,原先設想是認為將來汽車電子零件需求非常大,他怕被壟斷,想在中國自己蓋一條生產線,中國方面要拿錢給他蓋生產線,我原本就建議他不要。生產線建好就像是我給你一個廚房,然後給柴米油鹽醬醋茶、麵粉什麼,然後叫你做包子,你的師傅如果不是很厲害,那個包子做的不會好吃。
不是技術不好,材料的問題,這就是很多的變異,那在中國是有很多的變數你是沒辦法控制的,人是最大的變數。有人講說用AI,第2個問題是你的故障排除(troubleshooting),對於臨時性的問題應變跟改變。台積電做的那麼好,之前不是在台南工廠有一些化學品滲漏進去然後造成整個工廠出問題,那麼嚴謹的公司都會出問題,你說中國怎麼不會出問題?
沒有經驗值的判斷、沒有好的數據判斷,決策就會慢,決策一慢,因為你可以領先的是1824個月,中國現在要來拚這一塊比較難。太陽能也好、LED也好,這些產業技術門檻比較低,所以你一定做輸中國,我朋友一條生產線,從台灣搬去中國,對方就會跟你買中古設備,然後要求你安裝好 ,才願意付錢,結果被退了好幾次,大概花了1年才完成那條線(Line),完成後旁邊竟然同時出現4條同樣的生產線,中國copy的速度幾乎是同步。
這是很多台商共同的痛苦經驗,就是越簡單的製程,移到中國去,很快就被他接受了,但是這個越複雜的製程,就會有困難。所以台灣LED會死、太陽能會死這是可以預料的,接下來二極體大概也都不行,大概也會做輸中國。現在中國全力在發展的就是功率半導體,就是大功率的電晶體(Transistor),這個部分台灣做輸中國,就是技術不難、台灣就做不贏。
但是,技術難的如晶圓廠,中國你培養出來的中芯或武漢弘芯,根本沒有機會可影響台積電。  (攝影紀錄/記者胡志愷、謝羽蓁     策畫訪談/記者 歐祥義)


2020年7月8日 星期三

容易為感情所激動的動物


智慧學啟迪

1.17.2009
1.     不要老是惦記著自己的功勞和需求,而應該想想朋友的長處,但並非要你去拍馬屁,而是要由衷地讚美你的朋友。假如你由衷地佩服你朋友的長處,你更應該儘量地誇獎他。
2.     人並非是理性的動物,容易為感情所激動,又是充滿了偏見與自尊的動物
3.     不要記恨芝麻小事,人這一生應該大多數的時間,坦承自己的錯誤,勇敢地去改正錯誤,才是大人物的作風
4.     我們應該為別人的快樂而奉獻自己、忘掉自己,每天一定要留意一些為人喜歡的善行。
5.     口舌之辯,是沒有一方獲勝的。輸了就是輸了,贏了還是輸了,假如你說得對方啞口無言,你的內心也不見得會舒坦;假如你使對方有自卑感或傷害對方的自尊心時,儘管你逞一時口舌之快,但你贏到的只是對方對你一輩子的懷恨在心。
6.     我們每天起床後,有一半的時間都在工作,如果你對任何事情都興趣缺缺,那麼人生是何等乏味。能樂在工作,而忘掉一切煩惱,全力以赴,不但自己的能力可以獲得肯定,晉級、加薪的美夢也可以實現,同時公司蒙受其利,你也會獲得許多人的賞識。
7.     大事優先處理,小事便自然而然地解決了。
8.     每一個人,一定要找到自己認為非常有價值的事情去做,而且全力以赴,即使犧牲生命也沒有遺憾,這樣的精神態度,人生的理想才會達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