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30日 星期一

如何「普拉斯」,揮別「麥娜絲」

 Schubert: Symphony No. 3 / Mehta · Berliner Philharmoniker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EF6iCRqoaY

【摘要2020.11.28.蘋果】第57屆金馬獎風光落幕,參賽影片應該是歷年來水平最整齊也最高的一次。歷經中國國家電影局抵制參與金馬獎、武漢肺炎疫情延宕不少新片上檔,台灣電影仍能走出一種自在格局,讓人刮目相看。

今年國片最引人注目的特質,是創作者從各個面向拍出了日常生活中獨具韻味的「台灣特質」,不論是陳玉勳導演《消失的情人節》、黃信堯導演《同學麥娜絲》、許承傑導演《孤味》、鄭有傑導演《親愛的房客》,或者蔡明亮導演《日子》與柯貞年執導的《無聲》,皆以在地的生命苦惱、苦悶或苦楚為焦點,或探討或呈現,在時間與歲月中奮力生活、追求意義感的努力

雖然從文化產業角度來看,資源與資金的不足,讓每部台灣電影都有或多或少的限縮感,但創作者以誠摯的創作態度力挽狂瀾、險險地扳回一城,卻是近年來觀看國片的評論人與業界人士,都能共同感受到的一種產業內的獨特張力。

獲最佳男主角獎的莫子儀在得獎感言中說出:「致自由、致平等、致天賦人權、致電影創作、致生活」,是很具代表性的發言,台灣電影這幾年發散出一種小市場裡高昂的生命力,是創作者和表演人取得不錯的「內在酬償」所得到的結果,台灣在華人生活圈中的自由與開放,不僅讓電影獲得創作空間,社會中勇往直前的生命故事,也給行業中人不凡的動力

《同學麥娜絲》導演黃信堯在電影一開始,就以旁白調侃說:上次拍完《大佛普拉斯》之後,人生應該要普拉斯一番(5座金馬獎、5座台北電影節獎外加1座香港電影金像獎),結果卻完全沒有普拉斯。這段說詞固然是要為新作鋪梗(「普拉斯」plus為「增加」之意;「麥娜絲」minus為「減去」之意),但無疑地也是對產業窘境的一種自嘲,電影中一位導演被迫成為立委候選人,雖諷刺,卻是反映出軟性電影圈面對剛性社會邏輯的無奈。

從這個角度看,我們更有理由來檢討台灣的國家文化政策,為何只能靠個別電影工作者渾身解數般的努力,政府卻無法適時助上一臂之力,讓小老虎裝上一對可以起飛的翅膀?

翻開可以取得的今年國片預算資料,一部影片的投資額約在台幣4000萬元上下,不到150萬美元,從全世界電影工業的角度看,非常捉襟見肘。這麼小的金額,不僅讓每部電影中的「電影感」受到限制,也讓這個行業裡的從業者無法取得合於世界水準的報酬,限制了他們的成長機會與想像力,當然也就無法成就一個有活力的電影工業生態系統。

韓國電影《寄生上流》在今年美國奧斯卡獎競賽大放異彩,它的拍片預算是1180萬美元,在國際影視環境中算是小型製作,但亦多上台灣國片近10倍,《寄生上流》的國際票房達到23500萬美元,投資者獲利20倍有餘。雖然起步比台灣晚,但韓國電影工業已建立起一套穩健運作的投資與生產循環,一部以韓國社會內在不平等為題材的電影,卻能勾動全世界觀影者的內在情緒,靠的是充足資源驅動的專業人才和推廣能力。

台灣國片行之有年的主力資金來自金馬輔導金,在這筆台幣1500萬元左右的種子基金下,創作者再東拼西湊,勉力得到開拍金額,行業之所以艱困,來自民間投資者缺乏對影業的投資知識,不敢貿然下注,而電影產業又因缺乏資金,無法做出大市場的橫掃千軍之作,在供給與需求兩端都看小作小的風險顧慮下,自然沒有「普拉斯」的條件。

韓國影業突破上世紀困境的主要樞紐點,在於政府成功媒合民間大資金創投與新銳的旅外韓籍電影創作人,在亞洲金融風暴後,重寫了韓國電影產業;台灣電影要突破發展困境,在於政府要創造一個有新銳眼光的團隊,帶路民間資金,投資有潛能鵲起江湖的創作者,藉著一次次的試誤與成功,方能突破小尺度的難解僵局,靠著投資與創作的良性循環,將台灣電影推向世界市場。

每一年對電影產業提供輔導金的補助,看似立意良善,其實是把電影工業捆綁在難以起飛的牢籠中,早該停止了。去年成立的台灣文化策進院,理當成為這把創業投資的推手,我們期望它能加把勁,不要再讓「普拉斯」的導演天天只能想著「麥娜絲」,台灣這世代的影藝人才乃歷來之最,不要埋沒他們。

2020年11月25日 星期三

曙光之外 美國疫苗研發的啟示

 

【摘要2020.11.24.蘋果 楊秀儀、廖英智】美國藥廠輝瑞以及Moderna日前相繼發表新冠肺炎疫苗人體實驗的結果,兩個疫苗都達到接近95%的有效性,為全球疫情帶來一線曙光。但疫苗研發成功的意義,並不僅僅在於疫苗的有效性,更有許多對於醫療科技發展、癌症及傳染病預防及治療、政府公共衛生政策,和應變行動等等的重大意義和長遠影響。

首先,科學研究的成果帶來科技的創新,而創新的科技帶來突破性的成果,印證了創新科技驚人的潛力。這兩家藥廠的疫苗都利用關於RNA(核糖核酸)的研究成果來研發。疫苗中的messenger RNAmRNA)注射到人體後,會告知人體細胞生產新冠肺炎病毒的蛋白質,然後人體的免疫系統就能辨識病毒的蛋白質,而產生抗原。

這項研究起源於30多年前一位匈牙利女性科學家,在最近的20年吸引了許多科學家投入研究,因而產生了新的一種以基因為基礎的科技(gene-based technology),能夠研發新的疫苗以及疾病的治療方法,包括各種癌症的疫苗以及精準治療方法。

和傳統上以減輕病毒毒性或是使病毒喪失活性的方式來製造疫苗不同,這種新的方法,不僅可以快速地研發出疫苗,將研發的時間由10年縮短到10個月,也可以隨著病毒的變異,隨時生產出新的疫苗,來對抗變異後的病毒。這個新技術大幅減少研發的成本及時間,給人類一個全新的武器,使人類更有餘裕來對抗新的病毒以及變異的病毒。

其次,快速且大幅的跨越從科學發現到製程量產的鴻溝。以往科學的發現到最終能夠成為應用在解決實際問題的產品或技術,都需要非常長的時間。但這次不僅從科學研究到產品研發,到設計製程、投入量產的速度大幅提升了,製造的效率、效度也超過以往的經驗,使得製造疫苗的製程可以加快速度,可以輕易的擴大規模,也可以快速因應病毒的變異而研發新的疫苗。這使得疫苗的研發製造變成一種類似台灣晶圓代工的產業,未來可能會出現像台積電一樣,專門代工生產疫苗的企業,更有效率的來生產疫苗。

再者,跨領域的科技應用。從醫療科技產業這幾年運用人工智慧來協助新藥研發的經驗,以及美國政府釋出超級電腦運算能力給疫苗及治療方法研發的決定來看,相信這兩個藥廠一定也運用了人工智慧及電腦的快速運算能力,來縮短疫苗的研發時程。

而因為使用mRNA來製造的疫苗,需要保存在攝氏零下的環境裡,所以輝瑞藥廠就請康寧公司來生產保存疫苗的容器;康寧因為有製造iPhone手機的玻璃面板的技術,從幾年前就開始研發醫療用玻璃容器的新技術,所以能夠很快地生產出不易裂開、抗壓、抗低溫的材料。這也證實現代醫療科技的創新,背後常是以跨領域的科技運用為基礎,未來不管是哪個領域的創新,都需要借鏡或運用其他領域的創新。

第四,核准疫苗機制影響深遠。這次疫苗的核准程序,是對一個新的醫療科技的審查,而不只是對一個單一疫苗的審查。所以一旦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核准運用mRNA技術的疫苗,就等於是對這個新科技的核准,未來其他運用相同技術的疫苗或治療方法,也會很快就得到核准。這對於新的疫苗以及新的治療方法進入市場,會有非常大的幫助,也會對未來幾年醫師在治療方法的選擇上,產生深遠的影響。藥廠勢必要開始準備,或者加速研發或者藉由併購,來取得這項技術以及運用這項技術研發新藥的能力。

除了技術方面,因為使用mRNA的疫苗,所運用的製程是一種合成方法(synthetic method),不必利用雞蛋或其他活體來培養,和傳統的疫苗製程不同。所以FDA如果核准新的疫苗,同時也就是核准一種新的製程,對於這個新製程將來的應用,會產生加速的效果。將來的生產成本及生產效率,也一定會對醫療及製藥產業產生衝擊。

另外,這次美國政府用「緊急狀態使用」(emergency use)的機制來核准疫苗,原本FDA對於運用這項機制來核准疫苗,對疫苗有效性的標準只要50%有效就夠了,但這兩個藥廠的疫苗都可以達到95%的有效性。表示雖然是使用「緊急狀態使用」的核准機制,但有效性並沒有打折扣。未來如果有新的病毒散播,相信美國政府會更有信心來運用這個機制,也會使得藥廠更願意投入新疫苗的研發和生產。

第五,政府採購方式創新。夏季美國病毒感染人數快速上升時,美國政府設計了一個「Project Warp Speed」計畫,目的是要盡可能的縮短疫苗研發、核准以及施打的時間。因此,美國政府在疫苗還沒有研發成功之前,就先核定預算,向各個藥廠採購疫苗。亦即,如果藥廠的疫苗研發失敗,美國政府付給藥廠的錢就付諸流水。但這項措施大幅的提升藥廠研發疫苗的意願,使得許多的藥廠及生技公司都投入。這個採購機制,是很重要的創新。

最後,未來政府對於像是新冠肺炎這種重大公衛危機的責任,不能只是在事件發生時的應變準備及執行而已,需要平時就要對於醫療及生物相關科學及科技的發展,有及時的了解與掌握,在新興傳染病出現的時候,能夠準確的判斷疫苗及治療方法的研發可能性及速度,這樣才能夠做出正確的決策與計畫。

台灣應該運用政府與民間企業的資源,加速引進美國的創新科技,使台灣也能夠具有本土研發及製造的能量,不僅可以應付未來的傳染病,也能夠加速並加強台灣研發新疫苗與新的治療方法的能力。我們應該用心學習其他國家的經驗,藉著這個危機來提升能力、擴大視野,使我們不只在這次危機做國際間的模範生,未來也能夠繼續維持這樣的表現。

 

2020年11月21日 星期六

群眾如何被發動起來?──《烏合之眾》

Paul Mauriat - Best Of. Vol 3.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wRw6jR5vyQ

【摘要2020.11.19.中時】前人的偉大之處是什麼?是創見。所有政治、經濟規畫或商業活動的成敗,歸根到底,都取決於受眾的行為:他們在什麼時候,願意以怎樣的價格或方式,為什麼而買單——它可能是一個商品,也可能是一個理想。

黑格爾認為,獲得認可的欲望,是人最基本的願望。可問題正在於,認可和欲望,都很難徹底地被量化和評估。在這個意義上,很多人便認為,經濟學和管理學終歸不是一門「科學」,它們儘管已經獨立門派,但是在根源上,仍然無法剪掉與人文哲學和歷史學之間的「臍帶」。

即便對於經典經濟學家而言,所有的模型、公式和數據仍然需要建立在最為微妙而波動的消費者心理之上。凱因斯在建構他的宏觀經濟學體系時,便提出了三大基本心理規律,分別是邊際消費傾向規律、資本邊際效率規律流動偏好規律,它們被視為凱因斯主義的支柱。

在過去一百年裡,有三位非經濟學科出身的人(他們分別是心理學家、碼頭工人和政治傳播學家)先後寫出了三本著作,勾勒出了群體心理在公共行為中的非理性表現。這三本書中,最出名、最具理論價值的是法國人古斯塔夫勒龐(Gustave Le Bon, 1841-1931)的《烏合之眾》(Psychologie des Foules),它是大眾心理學的奠基之作。

勒龐出生於1841年,是一位醫學博士,他到四十三歲左右的時候才開始研究群體心理,而那時,正是工業革命再造歐洲社會的轉折時刻。在書的引言中,他明晰地寫道:「當今時代是人類思想正在經歷轉型的關鍵時刻之一,它來自於兩個基本因素,一是宗教、政治和社會信仰的毀滅二是現代科學和工業的發展創造了一種全新的生存和思想條件。」

混亂造成了群龍無首的過渡狀態,勒龐稱之為「群體時代」,而可怕的是,立法者和政治家對「大眾階層是如何崛起的、又是如何滋生出力量的」,其實一無所知。作為一個資深的病理學家,勒龐把正在發生巨變的社會看成一群「集體發作的病人」。他認為,當無數的人聚集在一起的時候,他們的行為在本質上不同於人的個體行為。

人在群體聚集時有一種思想上的互相統一,勒龐稱之為「群體精神統一性的心理學定律」,他得出了一個非常可怕的結論:理性對群體毫無影響力,群體只受無意識情感的影響。在《烏合之眾》一書中,勒龐提出了一系列駭人聽聞的觀察:

群體用形象思維思考,且這些形象之間並無邏輯關係。形象暗示產生的情感,有時非常強烈以至於能夠被付諸行動。群體易被奇蹟打動,傳說和奇蹟是文明的真正支柱。

高深的觀念必須經過簡化才能被群眾接受,這和做產品很像,普及的產品一定是非常簡單通用的。要影響群體,萬萬不可求助於智力或推理,絕對不可以採用論證的方式,而是應該從情感層面施加影響。而且,要想讓這種信念在群體中扎根,需要把能導致危險的討論排除在外,就像是宗教的手法。

群體不善推理,卻急於行動。時勢造英雄,其實英雄只是一個被動的產物,英雄的出現是必然的,但具體是誰成了英雄,是偶然的。影響想像力的絕對不是事實本身,而是事實引起人們注意的方式,掌握了影響群體想像力的藝術,也就同時掌握了統治他們的方式。

大眾的想像力,歷來都是政治家權力的基礎,偉大的政治家都會把群眾的想像力視為權力的基石。群體會誇大自己的感情,因此它只會被極端感情所打動。希望感動群體的演說家,必須出言不遜、信誓旦旦、不斷重複,絕對不以說理的方式證明任何事情。

群體的道德,會比個人的更好或更壞。他們可以殺人放火,無惡不作,但是也能表現出極崇高的獻身和不計名利的舉動,即孤立的個人根本做不到的極崇高的行為。以名譽、光榮和愛國主義作為號召,最有可能影響到組成群體的個人,而且甚至可以達到使人慷慨赴死的地步。

在這本並不太厚的心理學著作中,充斥著這樣的文字,如手術刀般冰冷,卻又精準細微。為了向人們描述群體癲狂效應是如何在商業行為中發酵並被資本家們所利用的,勒龐引用了發生在1719年的「密西西比計畫」。

在那次事件中,一位法國銀行家以一個子虛烏有的密西西比流域的經濟開發計畫為由,發行並炒作股票,釀成法國金融史上最大的泡沫。勒龐警示道:「是金錢導致了癲狂,還是癲狂製造了幻想?群體聚在一起的荒唐行為可見一斑。」

勒龐的《烏合之眾》開了群體心理研究的先河,其後數十年追隨者頗多,而最值得讀的兩本書是沃爾特李普曼(Walter Lippmann)的《公眾輿論》Public Opinion)和艾利克賀佛爾(Eric Hoffer)的《狂熱份子》The True Believer)。

李普曼是美國當代最偉大的政治評論家,撰寫專欄六十年,有人戲稱,美國人早上起床必做兩件事:喝牛奶和讀李普曼的專欄。二戰前後的歐美自由世界,李普曼和凱因斯是政經界知名度最高的公共知識份子。

《公眾輿論》出版於1922年,彼時,報紙和電臺開始普及,真正意義上的大眾傳播具備了切實的土壤。對民眾群體心理的瞭解及對輿論的利用與掌控的能力,成了一個政治組織和商業機構獲得民意和利益的決定性因素。

李普曼在書中創造了一個新詞:擬態環境pseudo-environment)。他認為,我們人類生活在兩個環境裡:一是現實環境,一是虛擬環境。前者,是獨立於人的意志和體驗之外的客觀世界;而後者,是被人意識到或體驗到的主觀世界。與此類似,同樣存在著「真實人格」和「虛擬人格」。

據此他提出,世界和偉大人物,其實都是被想像和定義出來的。道德準則是固化了的成見。大人物是透過一種虛構的個性而廣為人知,他的形象往往是自我塑造與大眾塑造的產物,而在這一塑造過程中,集體沉迷其中,不亦樂乎。虛擬甚至會自我實現為真實。

跟勒龐一樣,李普曼同樣表達了對群體心理的極度不信任,他寫道:「在所有錯綜複雜的問題上,都訴諸公眾的做法,其實很多情況下都是想借助並無機會知情的大多數介入,來逃避那些知情人的批評。」進而,他提出了民主的重要性:「只有當社會狀況達到了可以辨認、可以檢測的程度時,真相和新聞才會重疊。」

相比作為精英知識份子的李普曼,寫出了《狂熱份子》的賀佛爾則要草根得多,但他對群體心理的洞察毫不遜色。賀佛爾七歲失明,十五歲復明,父母早逝,靠自學成就學問,他終身職業是碼頭搬運工。也正是在碼頭、廣場和廉價酒吧,在汗臭、空酒瓶和貧瘠無聊中,他發現了群眾運動的祕密。

賀佛爾認為,群眾運動最強大的吸引力之一,是它可以成為個人希望的替代品。一個人越是沒有值得自誇之處,就越容易誇耀自己的國家、宗教或他所參與的神聖事業。賀佛爾提出了一個群眾運動領袖的養成公式:領袖=理論家+鼓動者+行動人

「能為一個群眾運動做好鋪路工作的,是那些善於使用語言和文字的人,但一個群眾運動要實際誕生出來和茁壯成長,卻必須借助狂熱者的氣質與才幹,而最後可以讓一個群眾運動獲得鞏固的,大半是靠務實的行動人。」若一個人的身上同時具備了這三種能力,那麼,他一定是一位天才的群眾領袖。

賀佛爾的這個公式,普適於古往今來的政治和商業世界,你可以把你知道名字的「偉大的群眾領袖」寫在一張紙上,看看能不能對號入座。

勒龐的《烏合之眾》寫成於1895年,賀佛爾的《狂熱份子》則是1951年出版的,這半個多世紀正是科技再造傳播的時代,也是群眾運動改變歷史的時代。

勒龐的書出版後,迅速引起各國政治人士的關注,美國總統西奧多羅斯福(Theodore Roosevelt Jr.)認真閱讀了《烏合之眾》,堅持要與作者見一面。有人感慨,「我們譴責勒龐,但卻翻遍了、讀爛了他的著作」。甚至有不少學者論證說,墨索里尼(Mussolini)、希特勒及蘇聯的早期革命家們都是勒龐的信徒,他們把勒龐的理論熟記於心,並忠實地付諸行動。

到賀佛爾的《狂熱份子》出現的時候,文明世界已經對群眾運動的某些機制具備了一定的免疫力。

不過,令人悲哀的是,勒龐、李普曼和賀佛爾所揭示出的群體心理的衝動與晦暗,是人性固有的組成部分,它們即便被發掘、被警示、被防範,但是,仍然會在某種條件下,不可阻擋地大面積發作。(本文摘自《當商業開始改變世界》/遠流)

 

2020年11月17日 星期二

看見學習改變的力量


Mendelssohns - Piano Concerto No. 1 in G minor (op. 25) , Yuja Wang, Kurt Masur (Full)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2GGx8TRWFVA

【摘要2020.11.16.自由 王人傑】最近有學生連署提案,想要移除高中學生學習歷程檔案,看來似乎學習歷程檔案造成學生學習脈絡的阻礙,以及在應用於升學參採造成了不公平的疑慮,遂使得此議題引發眾多關注,也持續爭議不斷。

但理性而言,慣性的改變,從來都需要先釐清觀念,而後才能水到渠成。現行考招制度於「個人申請」第二階段書面審查即有備審資料,其參採之項目與學習歷程檔案幾乎一致(事實上,學習歷程檔案更簡化),而現行備審資料僅能以PDF檔案呈現、資料缺乏系統化,其書審面試的公正可信度,容易遭受質疑;

又學生僅於高三下倉促準備,不僅需耗費大量時間搜尋過往資料,嚴重影響高三下學期的學習,且其資料的真確性、學生的學習軌跡、成長潛力、探索熱情、學習態度等,並不容易讓大學審查端能更清楚看到學生的發展歷程,與對學生更深入的了解。

學習歷程檔案為針對現行備審資料缺點,進行數位化、系統化、認證化的優化改良,提供學生定期上傳機制留存資料,也未改變既有考招制度,並不會增加學生的負擔。

學習歷程檔案建置系統,也針對上傳項目、件數加以限制,在111考招的備審資料也針對參採的項目、件數進行規範,以避免城鄉差距、數位落差等因素影響,並避免淪為競爭,佔去學生過多的學習時間;

而在資料結構中,也凸顯課程學習成果與校內多元表現,更讓大學審查端能重質不重量,在相同時間內能更聚焦有效地看見學生的特色與亮點,進一步提升個人申請審查品質,也有利於大學選才、高中育才,新課綱適性揚才的落實。

學習歷程檔案做為學生準備個人申請備審資料的便利工具,但並非是唯一的升學進路方案;學生如未上傳學習歷程檔案,或學生因故無法使用、或選擇不運用學習歷程檔案,除了可以選擇以繁星入學方案或分發入學方案外,仍可採現行 PDF 檔案制度上傳備審資料,進行大學個人申請入學,並不影響學生報考大學的權益,所以,學習歷程檔案並非強制上傳,而是尊重學生的自主選擇;惟若該資料未經過教師認證,同時備審資料也缺乏數位化及系統化,是否影響審查評量結果,建議學生須審慎評估。

凡走過必留下痕跡,學習歷程檔案如同學生用平台記錄其學習的軌跡與成果,其無關是否為升學進路參採,學習歷程檔案就蒐錄學習成果的功能,本就應視為學生學習的一環,舉凡實驗報告、實作作品、競賽成績、服務學習、優良表現記錄等等,學生如何學會記錄與整理自己的重要學習成果,進而未來能善用此紀錄檔案,以凸顯自己的特質與優勢,毋寧為學生需及早建立的素養能力。

故鼓勵學生正向看待學習改變,並協助其自主完成學習歷程檔案,是教育學生學習,以及終身學習負責任的作為。(作者為國立新豐高中主任)

2020年11月15日 星期日

5G時代的願景與挑戰

 Beethoven - Overture to Leonore Nr. 3 Op. 72 (Václav Neumann)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oQOyua1kJo

【摘要2020.11.13.經濟日報】儘管全球仍籠罩在美國大選的餘波與全球經貿的不確定未來中,但對全球經濟而言,變動中的不變是5G技術與應用的蓬勃發展,勢將顛覆經濟結構與人類生活。

就經濟層面而言,5G不僅是速度提升,更是能有效降低成本、提高生產力及服務品質的「泛用技術」。5G的低延遲與廣連結特性,將會有效提升AR/VR、智慧工廠、智慧家庭、智慧城市、智慧醫療、車聯網等各種智慧應用。這些智慧應用的附加價值都遠較傳統製造業高出許多,也是未來幾年最為快速發展的產業方向。

台灣已意識到智慧應用在未來經濟中的重要角色,早在5G時代到來前,從政府到民間即已起步發展,掌握了良好先機。過去幾年,從政府亞洲矽谷計畫推動的智慧城鄉方案、各大電信公司推出的各種智慧方案,到規模逐年擴大的智慧城市展,都呈現了台灣開始擺脫「重硬體、輕軟體」的沉痾並展現了智慧應用的實力。

政府近來推動的六大核心戰略產業將數位與資安等兩項軟體產業列為發展重點,其實已明白宣示台灣經濟結構轉型的意志。我們可以合理預期,5G時代中,台灣的出口結構將會出現根本性的改變,除了資通訊製造業仍會因全球需求與本身強韌的競爭力而可維持不墜外,其他一般製造業的出口可能會因需求減緩、對手競爭等因素而難維持榮景。

近來台幣匯率升值對若干產業造成的衝擊,以及所引發的產業無法自我升級問題正是其例。美元長期弱勢局面已定,匯率問題恐非政府所能解決,勢必由產業內化承擔。未來出口結構中,取而代之的將會是由各種智慧應用帶動的軟硬體系統整合輸出。

由於台灣已經取得若干智慧應用的先機,如能善用5G價值,掌握其創新產業市場的契機,就能維持台灣的國家競爭力,並能藉以優化出口,使出口成為更可靠、更高值的經濟成長驅動力。這是5G帶給台灣的經濟願景之一。

其次,藉由5G帶動的各種智慧應用發展也將顯著改變生活型態、提升生活品質,帶來新一波的內需成長。近幾年來,談到內需,總不外乎長照、都更等政府政策驅動的需求,但都還不算結構性的轉變;5G時代帶來的智慧生活應用才是內需革命性的轉變,這是5G帶給台灣的另一經濟願景。

只是相對於智慧應用在出口與產值面受到的重視,如何讓國人可同享5G時代的美好生活願景,政府卻顯得鮮少擘劃,這較之日本與歐洲先進國家「以人為本」地看待5G應用,其實有不小落差,也與台灣以賺錢至上的基因有關,往往忽略經濟成長的目的在於改善生活品質與提升生命尊嚴。在5G時代中,政府除了產業發展相關政策外,也應提出5G生活藍圖,凝聚國人對5G時代的信心與期待。

首先,5G將對台灣的製造活動帶來衝擊,智慧製造普及後將大量減少勞動投入,帶來就業衝擊,必須未雨綢繆,這包含職務再設計、創造新型態的就業機會等課題,政府應該嚴肅看待。例如,面對後疫情時代,全球正興起「綠色復甦」的課題,在氣候變遷及環境破壞備受關注的此刻,如何創造綠色就業就是一個值得積極規劃的創造新形態就業的政策方向。

其次,智慧製造其實也是降低成本的一種方式,若不能搭配具創意的商業模式,很可能淪為新一波的殺價戰爭。因此,單純推動智慧工廠普及化還不能視為真正的數位轉型或產業升級,不能以此為滿足。隨時在充滿競爭的全球市場中維持差異性與足夠的優勢,即使到5G時代,還是顛撲不破的鐵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