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2月30日 星期三

北榮COVID-19血清研究之倫理疑慮

 Messiah - A Sacred Oratorio, Handel - conducted by Sir Colin Davis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uGSOkYWfDQ

【摘要2020.12.28.蘋果 林綠紅】日前媒體報導台北榮總運用病人血清檢體進行COVID-19疫情的研究,發表於國際期刊一事,許多媒體關注本計畫在執行上是否有善盡研究倫理與受試者保護上的相關事項,亦即是否遵循《人體研究法》的規定,送倫理委員會(IRB)審查通過方才進行。

衛福部次長石崇良受訪時表示,台北榮總這項研究是循正常人體研究規定,提計畫經過倫理審查委員會通過。不過,此研究引發的爭議並非在形式外觀上是否有送倫理委員會通過,而是倫理委員會到底通過了什麼?

檢視該論文的內容,此篇論文由2個研究計畫組成,分別是台北榮總倫理委員會的編號為2020-06-002CC2020-06-011B。查看公開的倫理委員會會議紀錄通過的時間為2020617日、612日,前者是簡易審查,後者是一般審查,前者以急診門診的病患檢體,後者以新冠肺炎確診病患的檢體為研究,二案經IRB審查免除受試者的同意。從論文上與相關會議紀錄來看,當時研究的期程即預定於57月收病患的剩餘檢體,但是可議的是,使用病患的檢體做研究為何得免除同意?

進一步來看,這些被拿來研究的剩餘檢體,是急診的病人、疑似新冠肺炎的民眾為自己醫療、傳染疾病檢查等目的而被採集血液。對這些病人來說,他們所同意的範圍只限於自己的醫療的必要範圍,從未同意檢體供作研究。以此進行研究,顯然已經超出原本的同意範圍,必須再次取得病患的同意,以確保每個人的自主權與知情權。

在受試者保護的倫理上,知情同意(informed consent)是確保受試者自主權最基本的要求,亦即透過完整的資訊告知,讓受試者理解研究的內涵與自己的權利義務,做出理解後的同意或拒絕,如此才不至於讓受試者覺得自己只是一隻被研究的白老鼠,其更積極的價值是對人的尊重。知情同意不僅載明於《赫爾辛基宣言》中,也落實於我國的《人體研究法》當中。

剩餘檢體研究的知情同意,從該法第19條第2項「使用未去連結之研究材料,逾越原應以書面同意使用範圍時,應再依第5條、第12條至第15條規定,辦理審查及完成告知、取得同意之程序。」從條文可知,即使原本用於研究的檢體,研究者另做其他研究而超出研究對象或受試者原本同意的範圍都必須再次取得同意

更遑論北榮血清研究來自原本只是來急診或肺炎檢測的民眾,自始至終對於此研究毫無所悉,IRB竟通過免取得同意即進行研究,顯然與《人體研究法》有所違背,致使這些民眾在莫名奇妙下成了白老鼠。再者,此例一開,亦將架空《人體研究法》知情同意的規定,對於受試者的自主權受到侵蝕,影響不可謂不大。

或有論者認為,本案使用的是醫療的剩餘檢體且是回溯性的研究,對病患風險低。不過,6月通過研究計畫時,IRB既然已經知道7月會收病患的檢體進行研究,要取得病患同意並非不可能。況且,其中包含4位新冠肺炎確診病患,難以去辨識有違隱私保護,未經同意進行研究實屬不當。

疫情期間社會各界莫不期待醫學上有所進展,但是涉及以人為受試者,倫理上的標準並不因此降低,對於研究者如此,對於IRB亦應如此。令人遺憾的是,疫情期間與新冠肺炎相關的研究,前有彰化血清調查,後有北榮血清案都有受試者保護的倫理疑慮。而在此案中何以未經民眾的同意使用剩餘檢體進行研究,違反知情同意的原則與相關法規,台北榮總與主管機關都需要給社會大眾一個交代!

延後上課,睡出學習力?【摘要2020.12.28.蘋果 林柏寬】日前有民眾在「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提案「國高中上課時間改為9:305:00」,附議人數已超過通過門檻,因為此案涉及地方權責,教育部表示將再行研議,將於明年223日前具體回應。

現在學生睡眠普遍不足,上課時常會有打瞌睡的情況,希望藉此能延後上課時間讓學生讀書效率加倍。立意初衷良善,但實際效果真能如此美好?

首先,國中、高中大都是730分到校,國小則是750分到校,距離第一堂上課前,有著4050分的「空白時間」。這段「空白時間」大多用來安排環境打掃、考試、升旗集會或是志工媽媽入班分享勵志課程。這些「空白時間」其實就是班級經營、師生互動的時間,能直接抹除?真的沒有其必要性嗎?

倘若無法抹除,「延後上課」將導致所有的課程向後挪動,造成「延後放學」。大多數國高中學校都有下午4時開始的8節輔導課,一旦「延後上課」,放學時間不是下午5時,而是幾乎下午6時。要不然就是壓縮學生的下課休息時間、用餐時間甚至午休時間,以達成準時放學的最小變動。試問,這樣的調整方式對學生有比較好嗎?

其次,「延後上學」更應該考量家長的上班接送時間。如果家長要趕上午8時的工作,他們還是會將學生提早在730分送到學校,「延後上學」造成的空窗時間,恐怕將是校園安全的不定時炸彈。

那美國、日本行,台灣為什麼不行?美國的中學生每天早上約845分開始上課,下午約3時就下課,中午沒有午休時間,午餐時間僅約30分鐘。美國的學校沒有提供營養午餐,學生幾乎都是自備午餐到學校,下午3時後不是下課回家,而是進行社團選修的課程

日本的學校沒有平日升降旗、唱國歌的儀式,中小學生只要在第一堂課845分開始之前到校就可以了。不過,有非常多的日本學生利用早上7時至845分這一段約莫100分鐘的時間,進行自主的社團練習,他們實際上到校的時間其實更早。

最後,學生睡不飽的主因在於台灣升學主義的考試壓力,無關上課時間。只要升學壓力的夢魘依舊存在,學生就不可能睡得早、睡得安穩,又加上外加的多元比序、學習歷程檔案,讓學生陷入忙碌的集點遊戲中,惡性循環之下,晚睡早起,當然我們的孩子會睡不飽。

老師們願意少派一點作業嗎?考題可否不要為了考倒學生而命題?只要考試升學的本質不變,技術性的「延後上課」只是掩耳盜鈴,無法解決問題。

 

台中精機土國翻身記 放下30年經驗成最大贏家

Julian Rachlin - Tchaikovsky: Violin Concerto in D - Riccardo Chailly/Gewandhaus Orchestra Leipzig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77_LfpTQXA

【摘要2020.12.28.中時】台灣工具機業第一位到土耳其市場拓荒的,是台中精機董事長黃明和。30多年來,該國的政治、幣值動盪都打不倒他,只有一件事讓他真正摔了大跤,直到近年才從谷底再起,今年交出土國營收成長翻兩倍成績,帶來新動能。

1983年,黃明和周遊列國考察市場來到了土耳其,「就像是台灣的三重埔,民族性與台灣雷同,都是家族傳承的小家庭加工廠,」他回憶,當時他判斷不久的未來,這裡也會有類似台灣工具機的工業起飛需求。

因此,台中精機(以下簡稱中精機)開始從一年5台、10台的小訂單量出口到土耳其,並靠著先進者優勢,10多年內就打出一個年銷量破百台的台商新市場,也吸引程泰、百德等台廠跟進。

但,危機總隨著商機出現。2008國際金融海嘯襲來,當地合作的老代理商陷入財務危機,銷售衰退過半,還帶給中精機高達新台幣上千萬元的呆帳損失;同期間,程泰董事長楊德華則透過綁定當地最大工具機代理商,從追隨者乘勢取代中精機,成為台商在土耳其工具機市場的最大咖。

之後長達10年,黃明和掙扎著是否拋棄老戰友,導致當地業績持續低迷。今年,中精機卻有望再度贏回土耳其工具機台商王的地位。65歲的黃明和,憑什麼重返榮耀?答案是大膽起用年輕人,土耳其的操盤手與代理商,全換上7年級生。「他們(其他台商)找最大、最有經驗的代理商,是求快;但我用小的、年輕的代理商,好處是專注又有向心力。」他說。

5年前,黃明和將代理權轉移給一家由430歲世代合資成立、上門毛遂自薦的小代理商,「我要找『hunger sales』(飢餓業務員)。」他說。原來,老代理商雖有穩固的銷售貨源與通路,但它早就賺飽飽,積極度比較差,而且較不願意單賣一家業者的產品,出口商多半必須犧牲利潤,才能換取自家產品的銷售能見度。

相較之下,黃明和認為,小代理商沒搶到訂單就活不下去,飢餓讓它更積極,而且沒資源廣簽代理權,會更願意簽專賣約,甚至會想盡辦法找出商品優點、做出最客製化的銷售配套。

4個年輕人一接下中精機的代理權,就先用歐洲學來的數位行銷經驗,將所有商品說明做成影片,透過網路與手機平台來開發新客戶。接著,又善用中精機的智慧工具機能聯網的特色,延伸擴充到App上做設備的異常偵測,提供主動式的維修售後服務;明年,他們還要建一座零件網路商城。疫情期間的零接觸模式,讓他們大發利市,一舉成長為當地銷售規模前3大的工具機代理商。

同時,黃明和3年前啟動接班計畫,今年30歲的兒子黃獻彬,因曾留學英國,相對熟悉歐洲,便讓他接管土耳其市場。除了每年固定帶隊前往土耳其參展,還有大概一季一次的客戶拜訪行程,更因與代理商團隊年紀相當,「除了談公事,幾乎天天都會關心對方,就像家人一樣,」黃獻彬說。他掌握到代理商的轉型布局,並從中學習,今年還說服父親砸錢開發自己的App,進行自家銷售端的數位轉型。

不過,小代理商往往財務結構也相對薄弱,又該如何降低合作風險?黃明和有兩個方式增加勝算。一是年輕不要緊,但要夠熟悉。當初黃明和父子接受這家新團隊,關鍵之一是它原為老代理商旗下的一家地區經銷商,已熟悉中精機的產品,彼此有一定互信基礎。

二是善用遠期信用狀,也就是出口商在兩國銀行擔保下,讓進口商不須即時墊付貨款,由銀行代墊。雖然銀行會收取利息,但這家進口商就獲得了長達一年交付貨款的喘息空間。此做法讓小代理商能善用小本錢,中精機也不像同業在當地投資設發貨倉庫,減少了代理商的庫存壓力。

過去3年,土耳其貨幣貶值超過50%,黃明和父子拿出獲利,幫代理商承擔匯損,培養出更深厚的革命情感。如今代理商坐大,感念扶植情誼,仍維持工具機單一品牌代理,隨著今年土耳其商機爆發,中精機也成為最大贏家。在瞬息萬變的市場,能放下30年經驗包袱,重新整隊,與時俱進。這是中精機土耳其翻身記給我們的一大啟發。

台積叛將搞「宮鬥」背後 他再爆15年前接班內幕【摘要2020.12.28.中時】前台積電營運長蔣尚義回鍋中芯國際,引發出身台積電、現任中芯聯合執行長梁孟松不滿請辭,劇情發展就像一場「宮鬥劇」。

對此,力積電董事長黃崇仁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梁孟松恃才傲物,做人不夠圓融,閃辭跟他個性有很大關係,15年前梁也是因為不滿沒被蔡力行拔擢,負氣離開台積電,之後他投效台積電對手三星,也因此被外界貼上「台積電叛將」的標籤。

黃崇仁在《理財達人秀》訪談節目中大爆15年前接班風暴,聯發科執行長蔡力行曾跟他說過,蔣尚義在台積電當副總管研發部門時,有孫元成、梁孟松兩位手下大將,當年張忠謀第一次退休,將執行長大位交給蔡力行,沒多久,蔣尚義也跟著離開,該提拔誰成了難題,最後蔡力行選擇讓孫元成擔任技術研發副總,自視甚高的梁孟松不滿沒被升遷上位,一氣之下就離開台積電。

孫元成是美國伊利諾大學電機工程博士,而梁孟松是美國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電機工程及電腦科學博士。黃崇仁表示,從學歷來說,梁孟松可能自認高於孫元成,加上梁孟松的太太是韓國人,所以在2009年投效南韓三星,但他在三星僅得到顧問職,並無實質主導權力,難以施展抱負,2017年再被中芯國際挖角。

「梁孟松在中芯做得不錯,甚至大權在握,也許高層想找人來制衡,才會讓蔣尚義空降。」黃崇仁分析,梁恃才傲物,做人不夠圓融,但蔣尚義過去是梁孟松的長官,現在很難判斷究竟是副董比較大,還是執行長大,加上梁孟松可能認為自己在中芯做得不錯,蔣尚義是來瓜分光環,「那幹嘛還需要我?」

梁孟松在辭職聲明中表示,他從 201711月,被董事會任命為聯合首席執行官,至今已3年餘,這段期間,盡心竭力完成從28奈米到7奈米,共五個世代的技術開發,「這是一般公司需要花10年以上的時間才能達成的任務。」

黃崇仁認為,如果一個大權在握、總攬全局的人離開公司,麻煩就大了,因為中芯靠梁孟松一路走來,如今他要離開,誰能接棒呢?而蔣尚義是高高在上的人,要掌握管理細節難度很高,梁孟松等於將他一局,「反正我不幹了,看你怎麼辦?」

中芯官方色彩很濃,這次又被美國列入貿易黑名單,黃崇仁說,台灣人在大陸有很大的權力、做很大的事,但終究都是他們的東西,可以成就一時,不能成就永遠。

 

共存與獨立 同化與認同


Rossini Messe Solennelle Conductor Riccardo Chailly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jcbhqYg9-w

【摘要2020.12.28.自由 游台仁】大約四十年前,李遠哲尚未拿到諾貝爾獎,友人帶他去見耶路撒冷市長泰迪.科勒克(1965-1993)。李遠哲問市長,此地宗教,軍事,文化,經濟,種族衝突這麼複雜,請問市長如何解決?

市長回應,老兄啊,你問的都對,但是你知道嗎?你提的問題,已存在此地千年。我的先聖先賢都無能為力,我何德何能,可以解決這些問題?事實上,我的工作是如何與這些問題共存。也就是說,問題在條件尚未成熟時,最好的處理方式是,培養實力,等待時機,不能冒進。

猶太人在公元135年被羅馬滅國,趕出耶路撒冷,開始大流散,直到1945 五月十四日才建立自己的國家以色列。一千多年來,這「漂泊的民族」,歷經滄桑,同化認同等過程,最後才認清問題,只有建立自己的國家,才能真正解決問題。

1096年,第一次十字軍東征的目的是取回被穆斯林占領的耶路撒冷,卻爆發第一次集體屠殺猶太人事件。一直到 十九世紀,猶太人在世界各地,都過著顛沛流離,被迫害殘殺的生活。

十八世紀,猶太人啟蒙運動之父摩西.孟德爾頌(Moses Mendelssohn 提倡哈斯卡拉(Haskalah)運動,要求猶太人融入歐洲文化,接受同化,爭取公民權,猶太人的地位與生活,的確大大改善。孟德爾頌的兒子女兒,全部改信基督教。最有名的是他的孫子,音樂家孟德爾頌。

海涅(德國詩人)、拉薩爾(德國法理學家)、馬克思的父親等人都改信基督教,因為只有如此,才能成為律師。同化最徹底的,可能是奧匈帝國(1867-1918)的猶太人,他們的社會地位提升,就業與就學機會提高,成就非凡。

匈牙利諾貝爾獎得主十四人,猶太人占有十位。出身匈牙利的猶太名人,還有金融大鱷索羅斯,航太之父馮卡門(錢學森的老師),天才中的天才馮紐曼(遊戲理論),氫彈之父泰勒,文學大師卡夫卡,考古學家史坦因,英特爾公司創辦人之一格羅夫等,真是族繁不及備載。他們有很多改信羅馬公教。

奧地利的猶太人也是人才輩出,藍色多瑙河作曲家史特勞斯,社會學家馬克思,心理學家佛洛伊德,管理學之父彼得杜拉克,諾貝爾獎得主,血型分類醫師蘭德施泰納(Karl Landsteiner 等。

以色列建國之父的赫佐爾(Herzl),是出生在匈牙利布達佩斯,童年移居維也納,取得法學博士,同化甚深的猶太人。他當記者時,寫的新聞,雜文與戲劇,都與猶太人無關。後來因為採訪法國上校軍官德雷福斯(Dreyfus)的叛國事件,驚然覺醒,翻轉了他的思維。一八九六年,寫了「猶太國」一書,宣稱為了得到更好的生活,更好的前途而接受同化,仍然不會得到認同,最後還是代罪羔羊,只有建立自己的國家,才能得到保障。

1897年在瑞士布塞爾(Basel)舉行第一次錫安會議(猶太建國運動),很多猶太人反對,尤其是美國猶太人,因為他們已經找到「天堂」,如果推動猶太建國運動,怕激起另一番反猶風潮。1920年與1930年兩次美國反猶運動,令他們心有餘悸。

經過五十年的掙扎,內鬥,奮戰,終於等到機會,英國人不堪騷亂,在1948 五月十四日撤離巴勒斯坦,猶太人立即宣布以色列國家成立。美國總統杜魯門在十一分鐘後立即承認,俄國在三天後跟著承認,以色列得到「實質獨立」。六個月後,聯合國承認以色列建國,得到了「法理獨立」,大功告成。

反觀台灣,日本人與中國人,一百多年來的統治,也令台灣人在同化與認同中掙扎。事實上,一百多年來,所有外來因素都已融合並內化而形成一種台灣人的獨特人格,如李登輝說的「新台灣人」。

中國文化,只是台灣文化的一部分,中國文化不等於台灣文化。中國血統,只是台灣血統的一部分,中國血統不等於台灣血統。

「百年瘟疫」重創世界,竟成台灣人的「百年機遇」。台灣在世界發光發亮,台灣人展現無比的自信,Taiwan can help,台灣人從來沒有如此驕傲!

台灣特色,隨著時間推移,會更強烈。中國因素,隨著時間推移,會更淡化。柯文哲的「兩岸一家親」,真的想把台灣人與中國人再度揉合成一家人?台灣人看到中國人如何對待香港人,維吾爾人,還有任何台灣人想當中國人嗎?「兩岸一家親」,是包藏禍心,誤導民眾的口號。

也許有部分台灣人仍然存有幻想,尤其是一些生意人,以為可以「政商分離」,不支持中國政權,但賺中國人的錢,中國通過香港版國安法之後,這些人的期待也破碎了。

國民黨內少數利益集團,仍然死抱「一中各表」,垂死掙扎。中國共產黨總書記習近平已公開宣言,只有一個中國,沒有各表,中國國民黨連自我感覺良好的空間都被摧毀殆盡,仍要自欺欺人,把台灣人當成傻瓜?一中各表與兩岸共存的幻想,都會把台灣帶入絕境。

台灣人的掙扎過程,也歷盡艱辛,但是,相對猶太人建國之路的慘痛代價,不能比擬。猶太人是「上帝的選民」,台灣人是「天之驕子」。台灣人有天險台灣海峽,又有一流的人力資源,厚植實力,凝聚「台灣共識」,爭取「國際支持」,「法理獨立」的時機,很快到來。台灣人,已經不是亞細亞的孤兒,而是世界的寵兒。

PS

1.        獨立可分為1.生活能力獨立。2.經濟獨立。3.獨立思考能力。

2.         台灣人必須進步到,產生20個諾貝爾獎得主以上,台灣社會在學術、思想與文化上才有真正的獨立,這才是真獨立,比法理台獨強1萬倍。

3.         客觀真實上,台灣社會中社會敗類仍然非常多,色狼族群群聚校園與補習班,黑道流氓霸凌弱勢與販毒,司法敗類多,台灣社會文化水準與北歐諸國還差非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