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16日 星期六

受碳中和影響企業的憂心

 

Beethoven: Piano Concerto No. 5 "Emperor" - 1st mov., Elisabeth Leonskaja, Kurt Masur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8kCXpD7k6k

【摘要2021.10.15..聯合報/ 葉銀華】政府預計在溫室氣體減量及管理法修正案,將2050年達到淨零碳排放加入(或稱碳中和)。近年討論永續發展,聚焦氣候變遷,因而溫室氣體(主要是二氧化碳)減排與碳中和,形成改善全球暖化核心。

在台灣,提早受此趨勢影響的企業(稱受碳中和影響企業),皆經濟成長主力,我感受到這些企業有投入心力面對此一挑戰,但對能否達成目標感到憂心。要達成碳中和,從全球到各國,亦蔓延到國際大型企業與投資機構。

不僅是聯合國、歐盟的倡儀,美國、日本、南韓、中國等國家已宣布20502060年達到碳中和目標;甚至一些國際企業宣布提早2030年達到,當然此目標是含其供應鏈廠商。並且,今年三月由大型投資機構發起的淨零排放投資架構,希望協助全球2050年達成;此趨勢比之前責任投資,更加明確與精進。

台灣暖化問題,相對全球平均狀況如何?根據八月台灣氣候變遷科學團隊資料,過去110年(自19102020年)台灣平均氣溫上升約1.6度;而我查詢全球同時期平均氣溫增約1.2度,因此台灣比全球平均更嚴重。

有關台灣溫室氣體總排放量,從19901.3億公噸,持續翻倍成長到20182.9億噸,中間在2007年達到最高近三億公噸;200809年金融風暴時有下降,之後回升,接下來十年下降幅度仍不明顯。

甚且,平均能源碳排放量,每人一年為11.3公噸;要實現巴黎協定寄望的氣溫增幅攝氏1.5度目標,2030年每人只能排放2.1公噸,相當於大減八成。德國一家機構發布氣候變遷績效指標,台灣整體排名依然在後段班,主因也是「人均排放」太高。

要達到碳中和,最基本要檢討的是發電結構。政府原本設定今年再生能源發電(主要是太陽能、風力、水力)占比應達12%,但八月只5.5%,更令人憂心202520%目標是否天邊的彩虹般?

台灣能源政策受到底下因素限制:非核家園、電價便宜、電力供給要穩定,且現在又加入碳中和目標,令人感到發電結構與上述因素存在悖離困境。一旦發電結構大部分是火力,碳排放就降不下來,台灣難達到碳中和;位在國際大型企業供應鏈的台企,更不容易提早達到碳中和要求,而有失去訂單疑慮。再者,石化業、鋼鐵等排碳大戶,未來幾年若要出口歐美市場,可能被課徵昂貴碳排放費(或稱碳稅)。以上就是受影響企業憂心所在。受碳中和影響企業,如何面對「即將到來、影響又甚大」挑戰?

首先,董事會與管理階層要有正確認知,詳細盤查與衡量溫室氣體排放量,範圍包括生產或提供服務的直接排放、用電產生的間接排放,及供應鏈排放。

其次,進行上述範圍減排的設算、目標擬定與執行,作法包括低碳排放的產品設計、增強能源使用效率、生產過程技術與材料創新等。

再者,進行抵換,包括植樹,復育熱帶草原等;

另外,亦可購碳權、再生能源憑證抵換。

然而上述作法需台灣發電結構改善或政府效能配合,若無法得到支持,企業可能就得到國際市場購買或投資,藉以進行抵換措施。(作者為陽明交通大學資管與財金系教授,最新著有「如何避開地雷股」)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