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8月6日 星期五

奧運不只是奪牌的故事,還有克服和超越

 

Albinoni: Oboe Concertos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yulQKB3ykc

【摘要2021.8.6.聯合報】中華代表隊這次在東奧二金四銀六銅的佳績,讓國人分享了他們的驕傲與淚水。藉此,朝野立委立刻提出「體育署」升格為「運動發展部」之議。事實上,若一味著眼於奪牌,卻缺乏對新秀及老將的完整培植與生涯規劃,體育署升格只會堆砌更多官僚階層罷了。

延至2021年舉行的奧運,仍被稱為2020東奧,充分說明它因全球大疫而延宕的坎坷。在地主國日本民眾的抵制和冷落下,外國選手出入境受到嚴格管制,現場沒有觀眾觀賽,奪牌選手必須為自己佩戴獎牌,都大大壓縮了賽事的歡樂氣氛。

但透過轉播,人們看到全球運動好手在場上展現身手,看到本國健將奮勇纏鬥,都能深深受到激勵。人們應該慶幸這場盛會如期舉行,證明各國有能力合作超越病毒的打擊,不必犧牲運動員競技的機會。

這次東奧,台灣選手不僅拿下較往年更多的獎牌,而且項目更為多元,在羽球、桌球、體操、射箭都有令人驚豔的斬獲。更可貴的是,除了戴資穎、郭婞淳、李智凱等老將傑出奪牌,我們看到年輕好手人才輩出,諸如林昀儒、湯智鈞的沉穩冷靜,都有大將之風。

此外,僅占人口比率2.3%的原住民,卻幫我國贏得多面獎牌,也為台灣的運動發展指出特定意義。從61年前楊傳廣在奧運奪銀開始,多少次台灣在奧運被看見,都要歸功於原民健將的天資和苦練。

中華好手破紀錄的奪牌佳績,固然增添了國人的自豪,但也要小心勿落入國族主義的陷阱,因為那絕非奧林匹克追求的精神。這次國內的報導與轉播,幾乎全圍繞在台灣選手身上,對於我國未參與的項目或無望奪牌的賽事,絕大部分都略過。也因此,一些發生在此次東奧的有趣故事,即未進入國人眼簾。

例如,德國女子體操隊穿著全身式體操服上場,揚棄女子選手傳統的三角式服裝,目的是抵制「性化」的刻板印象及對女體的凝視。例如,上屆曾奪四金的美國體操女將拜爾斯臨陣棄賽,一名來自寮國苗族難民的十八歲女孩蘇妮莎・李填補其空缺,幫美國贏得女子全能體操金牌。

一名在百公尺蝶式游泳奪金的加拿大亞裔選手,則是廿一年前在中國江西被棄養的女嬰,如今被加籍養父母栽培成金牌選手。這些都是「超越」的故事,超越性別,超越國族,追求生命更大的可能。

還有另一種超越,不僅是為了追求勝利,而是如何超越自己的挫折和困境。例如,李智凱在體操個人全能賽於他最擅長的鞍馬項目中落馬,兩天後他克服自己的落馬陰影,在鞍馬奪銀。林昀儒在銅牌賽輸給德國對手奧恰洛夫,事隔數日,他在團體賽中贏回一城。

再以美國體操好手拜爾斯為例,她本來被看好本屆可奪六金,卻因心理狀態欠佳而退賽;退賽期間她借私人場地克服心魔,最後復出取得了平衡木銅牌。儘管只是銅牌,對她而言,卻比金牌更為可貴,因為她又敢於面對比賽了。拜爾斯的故事,對於未能如願奪金的球后戴資穎而言,應該是心有戚戚焉。

奧運絕對不只是關於奪金奪銀的故事,它還有公平競技精神要受到尊崇,有更重要的關於克服及超越的故事需要被傳述。因此,當許多民眾自豪於這次東奧中華隊選手的傑出表現使「台灣被看見」,我們也要警惕自己有沒有「看見世界」。

奧運狂熱助長政客亂開支票?對台灣體育生態的4項檢討【摘要2021.8.6.蘋果 wiiakarobber】今年的東京奧運無疑是中華台北國家隊的全新里程碑,截至84日已經斬獲了2面金牌、4面銀牌、以及5面銅牌,除了恭喜奪牌的國手,在國內的我們也應該針對相關的事項來仔細分析及檢討,以作為備戰下屆奧運的參考。

一、「黃金計畫」有成效,但執行力似乎仍有加強空間。首先是政府針對本屆東奧擬定了一個「黃金計畫」,該計畫針對欲參加奧運的國手分為三級,第一級為奧運積分(世界)排名前三名、第二級為參加最近一屆世錦賽或亞運會(同奧運量級)金牌、第三級則是經國訓中心競技強化委員會審議評估具有競爭實力者;並開出一定程度的補助計畫。根據報導,該計畫補助

第一級的國手有郭婞淳、周天成、戴資穎、李智凱、文姿云等;

第二級的國手有陳念琴、唐嘉鴻、楊昆弼、雷千瑩、譚雅婷、林佳恩(女子射箭團)、鄧宇成、湯智鈞、魏均珩(男子射箭團)等;

第三級的國手則有鄭兆村、楊俊瀚、陳奎儒、王子維、林郁婷、連珍羚、鄭怡靜、林昀儒、田家榛、林穎欣、呂紹全等,總共27人。

截至昨天(4日)為止,中華台北國家隊斬獲的11面獎牌中,郭婞淳順利摘下金牌,戴資穎、李智凱、男子射箭團摘銀,鄭怡靜與林昀儒則獲得桌球混雙銅牌。27位選手獲得補助,得到5面獎牌;這個計畫的成效,或許美中不足?

這也顯示國內針對運動項目的扶持是有問題的。因為是政府的補助,牽涉到人民的納稅錢,政府應該仔細地向民眾說明,這些人民投注下去的納稅錢到底是如何被使用?檢討中間是否有些環節錯誤或不必要?單項運動協會在這中間的角色到底是什麼?這些問題都應該說明清楚,大把鈔票灑下去,結果不知投資與報酬之間的關係。

二、收稅金編預算是事實,人民和國手請不要互相傷害。選手參加比賽,如果是自己尋求贊助、或是自掏腰包,我相信沒有人會有意見;然而奧運國手能參加比賽,有很大的部分是來自人民的支持;政府拿人民的稅金,編列預算讓國手能順利參加奧運。

經常聽到這樣的言論,主張「運動員訓練是靠自己、比賽也是靠自己,政府憑什麼沾光、普通人又憑什麼批評」,這是當前台灣人對運動競賽的一個非常大的迷思。甚至譚雅婷在奧運被淘汰、遭到批評時發文挑戰全國人民,一句「你厲害你來」。

人民的期待是一回事,更重要的,人民辛勤工作、繳稅,讓運動員有機會接受政府補助、出國參加比賽;我認為講這種話未免太自私,而台灣的社會每天都在發生類似的事情,希望下次若有選手爆氣想開嗆前,可以花點時間思考一下你的補助是來自哪裡。

三、「中華台北」漸式微,中華隊正名問題國際也關注。這個問題已經爭議多年,甚至本屆奧運的參賽國手、在三年前(2018年)還主動跳出來反對當時的東奧正名公投,導致正名失敗。雖然紀政女士不死心,又要提出2024巴黎奧運正名公投,然而結果恐怕會是一樣的。

但話又說回來,這些反對東奧正名、只為了「要舞台」的國手,在本屆奧運的表現又怎麼樣呢?根據熱心人士蒐集來的名單,只有郭婞淳仍保持優異表現、斬獲金牌,但她的教練林敬能也是反對東奧正名的人員之一。

問題是,當前奧運主辦國日本已經主動改稱中華台北為台灣、中華台北的金牌國手王齊麟及李洋也高呼自己來自台灣、將台灣紋在身上的黃筱雯更奪得中華台北第一枚拳擊獎牌、且世界各國也開始熱議中華台北參賽名稱問題的情況下,

加上對岸的中國自2016年新華社公告《新聞信息報導中的禁用詞和慎用詞》後關於台灣參加國際組織和民間性的國際經貿、文化、體育組織,一律稱之為「中國台灣」或「中國台北」,台灣政府、中華奧會、各式體育協會、甚至選手,若繼續再堅持只能使用「中華台北」名稱參加國際活動乃至奧運,恐怕都是只能與中國香港、中國澳門一起被視為「中國的特別行政區」。相信沒有人會喜歡被如此稱呼。

所以,盡速正名就是當務之急。奉勸體壇勿再以「改名將無法出賽」來欺騙選手以及全台民眾;本屆奧運除了延續上屆里約奧運繼續出賽的難民隊以外、因禁藥問題而被禁止以國家為名義出賽的俄羅斯也改以「俄羅斯奧委會」的名稱參加本屆奧運。

況且,反對東奧正名的國手們,也並未因台灣人犧牲主權、給予「舞台」而有什麼優異的表現;反而在頒獎台笑到最後的,大多是拿不到政府補助、被協會排擠刁難、卻打從心底認為自己的國家叫做台灣的人。

四、宗教式狂熱適可而止,勿助長政客趁機開支票歪風。自我有記憶以來,每屆奧運都能看到台灣人對奧運的宗教式狂熱;看到中華隊落敗就砸電視、群聚在外賣店的門口看電視轉播奧運,似乎忘記台灣目前還是在二級警戒的狀態之下、有許多人還在焦急的等待疫苗施打。

奧運就如同一帖麻藥,尤其是奪牌的消息傳遍全台,大家就會暫時忘記疫情與疫苗的現況。尤其是有些政治人物在奧運期間開出支票,更是助長麻痺台灣人的歪風。從中華台北國家隊出發前往東京時的經濟艙、商務艙問題,到郭台銘喊出獎金加碼,近日又有民眾黨的賴香伶立委主張應給予國手無條件基本收入,以及作為國防武器的幻象2000戰機「伴飛」、護送奧運選手回台,一向親中的藝人小S徐熙娣也因力挺中華台北國手遭對岸網軍攻擊。

正如同先前所言,這些國手的吃住、比賽,都來自人民的稅金;台灣過去已經因政府特別照顧來台外省人而引發許多衝突,拉拔運動員的預算應有合理配置和適當解釋,若濫撒高額獎金讓其成為另一個特殊族群,這是重蹈覆徹,唯一的差別是台灣人不會察覺有異。

無論如何,台灣的體育生態環境應該更加徹底的改變,體育訓練是長久之計,而要改變,就必須從這四點做起,才能真正確保台灣的體育改革順利,也才有機會使台灣的運動選手繼續如今年一樣發光發熱。

奧運奪牌數台灣創紀錄!「黃金計畫」在背後扮演的角色【摘要2021.8.6.蘋果 劉建中】一場東京奧運,讓世界看到台灣的運動選手,在奧運殿堂閃閃發光。外媒《澳洲新聞》以「任何地圖上都找不到的奧運金牌國家」大篇幅盛讚台灣;路透社則在台灣「黃金男雙」麟洋配力抗中國、勇奪金牌後,形容這是「專屬台灣」的重大勝利。

近期一張網路上瘋傳的圖片統計:在馬英九時代,台灣在奧運殿堂不過得到6面獎牌的成績。但在本屆東京奧運,台灣獎牌「大爆發」,截至85日為止,台灣選手取得了2金、4銀、5銅共11面獎牌的好成績,其中得牌數排名第18,也創下了台灣紀錄。很多人在問:台灣在短短的時間,成功讓體育「脫胎換骨」,其中秘訣是什麼?其實,答案就在背後兩個關鍵字:「遠見」和「支持」。

蔡英文總統一上任就成立任務編組的體發會,並由行政院長擔任主委,以提高決策層級、減少科層衍生的各種問題。在蔡英文總統任內,體育署經費更是逐年增加,特別是在賴清德院長時期,2019年體發會預算已達132億,其中賴清德院長大力支持的「競技運動計畫」,更在2019年達到31.5億的經費。

除此之外,在賴清德行政院長任內,行政院耗資12億推動「2020東京奧運黃金計畫」建功,在這計畫中,全面導入各項運動科學、以及各項培訓環境的翻新。值得一提的是,該項計畫「重點補助」的38位選手,均取得2020東京奧運參賽資格,其中林昀儒、楊勇緯、戴資穎、郭婞淳、李智凱等奧運奪牌選手,更是被極有遠見地納入重點培訓人才之中。

不僅如此,在賴清德行政院長任內,也推動「優秀運動選手輔導方案」,在10年內投入共64億元的經費,全面性輔導選手包含就學、就業輔導以及各項獎勵措施,讓選手在參加比賽之餘,更無後顧之憂。

前日,台灣女單好手戴資穎在對陣中國羽球女將陳雨菲的比賽中,讓全台灣都隨之感動、流淚,其負傷上陣的奮戰精神,更是獲得全民的掌聲。一場奧運會,讓台灣更接近學者本尼迪克特·安德森(Benedict Anderson)所言的「想像的共同體」。短短一週,台灣人不只為運動員驕傲、喝采,走出世界也更加地「勇敢自信、世界同行」。

來自政府的「遠見」和「支持」,成就了一支讓運動員發光發熱的運動代表隊,更讓全民組成的「台灣隊」,也同時在地圖上閃閃發光、光彩奪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