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2月20日 星期日

政府不必要求不行使著作人格權

Mozart Symphony #40 in G Minor, K 550 - 1. Molto Allegro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Jf4ZffkoI

【摘要2020.12.19.蘋果 李佩昌】台灣文化法學會、台灣視覺藝術協會與台北市藝術創作者職業工會在幾天前舉辦「台灣藝文暗黑生態系──著作權與剽竊論壇」,引起廣泛迴響。其中主要議題之一,就是多年以來,政府機關在辦理藝文採購時,經常在契約條款內要求作者「不行使著作人格權」,本來的目的是在萬一公務員不小心侵害著作人格權的時候,不至於有法律責任,但也因為這樣的條款,形成政府帶頭不尊重著作人格權的不良示範。

其實,若我們逐一審視著作人格權的三個權能,即「公開發表權」、「禁止歪曲變更權」與「姓名表示權」,會發現政府機關要求作者不行使著作人格權,並無必要。

首先是公開發表權,根據《著作權法》第15條規定,只要作者與政府簽約,不論是將尚未公開發表作品的著作財產權讓與政府、授權政府利用或由政府自始取得,就已經推定或視為同意政府公開發表,所以,應該沒有必要特別要求作者不行使公開發表權。

其次,現行《著作權法》第17條已明定,必須是「歪曲、割裂、竄改或其他方法改變其著作之內容、形式或名目」,且達到「致損害作者名譽」的程度,才會侵害禁止歪曲變更權。也就是說,如果政府有改作原著的需求,本來就該向作者取得改作的授權,約定改作的方法、範圍或比例;若政府已獲得改作的授權,除非對作品有異常惡意的行為「致損害作者名譽」,否則是不會侵害禁止歪曲變更權的。

最後要談的是姓名表示權。的確,公務員不免會擔心因一時作業疏忽,在公開、發行著作或衍生著作時,錯漏標示著作人姓名,而成為民刑事被告,然而,這樣的疑慮,應該可以透過契約約定來避免。例如,在契約內載明著作人姓名的標示方式,進而約定萬一著作人的姓名標示有錯漏時,作者應該先定合理期限催告政府機關,以及後續的補救程序和措施。並且在契約內言明,如果政府機關收到作者的通知後仍然置之不理,作者才可以行使姓名表示權提起訴訟。

透過這樣的契約設計,一方面可以尊重著作人格權,另一方面也可避免公務員僅因無心之失就吃上官司。

如上所述,政府機關在藝文採購契約條款內要求作者不行使著作人格權,不僅沒有必要,更損害了政府的形象。政府應該變更在契約條款內要求作者「不行使著作人格權」的約定模式,為尊重藝文創作者的著作人格權樹立典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