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7月30日 星期四

奧之細道物語(一)

 

果凍虛擬採訪  2007/6/11

 

果凍:經濟啊,工程啊,四書,金剛經,甚至於神學的一切學問,

      如今啊!我都已經努力過,到如今依然是一個可憐的愚人,

      像盲人牽象,什麼也不能如願,我心焦欲燃,究竟所知有限!

      我既無德行又無錢,無世間的榮華聲名,更找不到工作;

      啊!我為什麼還要坐在牢獄裡?出路在哪裡?

      天靈靈,地靈靈,太上老君快顯靈!

哥德:你曾苦苦哀求,要聽我的聲音,你這個超人,為何惶恐顫抖!

     你要在心頭創造一個世界,負責栽培,如同我們神祈一般歡悅,

     在生命的浪潮中,在行動的風暴裡,浮來浮去,死而又生!

     一個連續風浪,一個光輝生命。

     我們雖被恨惡,卻是良善光明。

果凍:我可以做什麼,我不自知,也不知如何面對你?

哥德:你要聽老人們的話,詳細紀錄,抄寫箴言,傳達出去!

     打破愚人的腦袋,讓智慧者清醒,讓掌權者有信心!

     讓這世界有公理,社會有活力,知識繁榮!

      去見他們就知道了!

     

於是哥德就使了幻術,將這苦惱的學生變為新聞記者,帶他去見老人。

李登輝在夫人曾文惠及家人的陪同下,將於本月三十日抵達日本成田國際機場,之後在東京御台場稍做休息,然後到國際研究交流大學村參觀。三十一日下午到位於深川的芭蕉舊居及紀念館參觀。在出發前一日晚間,翠山莊,寬敞明亮的大廳,鬆軟的大沙發圍著茶几,一邊喝著熱騰騰的金黃烏龍茶,李前總統一邊接受記者採訪:

記者:李先生,您明天要去日本,除了「奧之細道」外,還要去領獎。台灣過去受到日本統治五十年,日軍登陸台灣之後,一直到佔領台南約五個月的時間,殺害漢族軍民共達約14000人;其後對台灣北部的抗日,日軍的報復殺害數,依官方報導達2831人。在第一期殖民地戰爭,台灣漢族抵抗被殺害者不少於17000人。這正如芭蕉大師所言:「夏草也 與眾兵 皆成夢痕」窮兵黷武,不過像夏天的荒草,到了秋天都會枯死,只留下繁華的印象。  請問您個人對「後藤新平」的評價如何?

總統:政治上的現象,總是各種因素交互作用的產物,改革過緩或過激,就可能使原來的失衡更加失衡。歷史上的改朝換代都太粗暴,所以有太多的不幸發生,執政者,要有耐心,作對老百姓有利的事。日本在一九0一年頒佈「台灣公共埤圳規則」。台灣水田一九四一年竟達八八萬餘甲,其中水利灌溉所及的耕地約五四萬六千甲。水利灌溉工程給台灣農業生產帶來飛躍的效果,對台灣貢獻很大。米的品種改良被積極進行,新品種「蓬萊米」也受日本人所喜愛,大量輸出至日本。後藤新平對荷蘭統治時代以來的輸出產業之一 製糖業也努力加以栽培。

後藤新平以台灣總督府民政長官身份,於一八九八年三月與第四代總督兒玉源太郎同時來台赴任。在後藤新平施政之下,開始推行統治台灣與移植日本資本主義所必要的「基礎工程」,台灣財政的獨立以及統治基礎也逐漸在他手上確立起來。對台灣人而言,幾百年來,從那個時候生活才逐漸好過。台灣的現代化、工業化他有功勞。

記者:民主時代才能有比較理性的政治人物,威權時代的統治者總是很腐化。理性的政治人物才能顧大局,懂協商,平衡利益分配,漸進施政。現在有百姓對司法沒信心,質疑執政者操控司法,作圖利個人的事。您也作過總統,為什麼司法無法獨立?

總統:我沒有作過法務部長、司法院長。一個人能作的事情很有限,總統只是許多力量的共主,大環境要前進,需要要妥協,也沒辦法要求太多;因為民主的關係,現代社會大家會要求、意見多,媒體會監督,所以也獨裁不起來,不可能操控司法。民主是我們的生活方式,司法公平,社會才穩定;司法改革,要從一步步建立好文官制度,法學教育也有問題,要改善,沉積五十年的問題最快也要三十年才改得過來。

記者:差勁的學者教出壞學生,然後又成群結黨,互利共生,的確不容易擺平。我們記者要多努力,如果我的法律見解超過法官,才有可能抓出笨法官、笨檢察官,司法改革才能更快,記者的不專業無法促使司法進步。可是如果記者法學素養好,就會去當律師賺大錢,不會做記者。

總統:一個國家的人民,如果只追求物質生活,忽略文化建設的話,總有一天會衰弱下來。卡塞得說「一個社會若無文化與精神上的昇華,則無法培養創造的技術,亦談不上經濟的發展」。

記者:人每天生活上所需要的物質有限,內心的慾望,一定要有好的理想來滿足。但是媒體反映社會目前感覺不景氣,許多人沒錢燒炭自殺,卡奴很多,貧富差距擴大,M型社會形成,矛頭都指向民進黨政府,都快沒飯吃了,誰能堅持理想?

總統:趕快通過總預算,這是第一步。政府要在環保的要求下多設立工業區,光是竹科、中科、南科不夠;還要修訂符合現實的法令、稅制;肅貪、治安還要努力;再投入更多的研發;把遊手好閒的人抓去職業教育;公務人員的選拔、制度再加強。

記者:總之,該做的事還很多;雖然過去幾年經濟成長不是很多,薪水也都沒有調整,還好工商時報說「物價沒有漲,還跌」台灣人過的是「沒有通膨的日子」,農村經濟也改善,許多都市年輕人都回鄉做有機農業、民宿、網路行銷、觀光農場、生物科技等,過去不值錢的農業,逐漸改頭換面,消化不少失業人口。

總統:這就是我二十幾年前的「農業政策」堅持,經濟蕭條期間,工商服務業剩餘的勞力人口可以回流農村,使農村有如經濟的調節水庫。中小企業也是一樣,不能全部「西進」,萬一中國情況不好,回台灣的人,一定要有足夠的產業基礎幫助他們重新站起來。台灣要留根;同時加強科技教育;發展文化產業

記者:目前我們的公務人員,一次考試可以終身服務,雖然鐵飯碗很好,但是,恐怕跟不上時代的進步,反而使行政拖慢了經濟發展,如果一試只有十年,之後要重考,這樣可使政府經常保有競爭力,不分男女老幼,有實力者可以出頭,這樣更公平。考試院也應該為各種體育項目,例如桌球、羽球等等作分級考試檢定,好像英文檢定一樣;各種藝術項目,例如鋼琴、小提琴、舞蹈、繪畫等等也有考試檢定。軍公教人員每通過一項檢定,可以記功嘉獎,這樣可以創造許多體育、藝術產業的發展,推動文化藝術,也符合教育原理,訓練公務人員多元思考,也可改善社會風氣。總統覺得可行嗎?

總統:我沒聽說這樣的辦法,我要問問智庫,聽起來不錯。社會在變化,一切在變化,不去接受新事物、新挑戰,怎能進步?人要拋開「面子」,謙卑多學習,很多人在抱怨,我都知道,抱怨經濟不好等等,重點是「人要多學習,才會有新的競爭力」。「真正偉大的人,對社會的諸多要求,要能發揮所長,幫助社會解決問題」。「文化,是和富裕同時開始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