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9月1日 星期二

制定台灣共和國憲法

台獨理論的整合 摘要 徐弘毅200784日紀錄

台獨聯盟主席黃昭堂:台灣,目前已經進入先進國家之林,台灣這樣的繁榮、安定,治安比東京還好,但是台灣卻是一個不正常的國家。我相信以後全世界的學者都會研究台灣,不論在國際法上或政治上,有很多可以研究的素材,因為台灣是一個很有趣的國家,也是一個非常奇怪的國家,看起來是獨立的國家但實際上沒獨立,但你說他沒獨立,但卻可以在國際上行使主權,行使得非常順利,這實在看起來非常矛盾,既是一個主權的國家又不是一個主權的國家。

台灣現在的名稱是中華民國,今天統治我們的政府,中華民國政府是西元1912年辛亥革命成立的國家,後來他統治整個中國,不久,來到台灣,後來演變選出民選的總統,1996年選出台灣人的總統,2000年政黨輪替,真正台灣人的政權做總統,在這個過程中間最淒慘的是誰呢?台獨聯盟。

台獨聯盟從1960年開始到現在已經四十七年了,經過四十七年的想法到現在還能不能通呢?是不是要改呢?如果要改,人家就說你變節,如果不改,就會說你是老人說老話,沒甚麼價值,這實在是很難做人。現今,台獨聯盟展開內部作業,到底台獨理論需要如何重新來思考?重新思考不是說一定會變,而是重新思考路線的問題,這個路線能不能延續,正在思考當中,因為外在的環境也有很大的轉變,我們在很多台獨理論意見能不能整合一下呢?

我們討論台灣在「國際法上」的地位,另外一個問題是討論台灣在「國際上的地位」,後者就是指台灣在科技、貿易、經濟、文化方面的活動,有相當的實力可以提高台灣在國際上的地位。

首先,台灣在國際法上的地位,可歸納為三種(很多人用心研究理論)                   

      以我個人看法,台灣無論多危險都應該發表獨立宣言,現在很多人鼓掌,這個動作很危險。很多人怕發表獨立宣言,美國和中國都會嚇死。             

這三種理論都有同樣的目的,就是要讓台灣做一個「正常的國家」。長久以來研究出來的理論,哪一種講法比較合適這需要整合一下。我們對國際溝通不能一次拿三種理論出來,那樣外國人會搞不懂,我們需要整合出清楚的理念,理論整合清楚我們自己也會增加信心。

如果要整合一定會有人反對,有人不爽,「我拿出來的理論你敢給我修改?」,一定會有人這麼說,說到這個部分,學者這個族群實在沒有多高尚,自尊心太高,我以前在東京大學教書,教員兩千多人,我問好朋友,東京大學分幾個派系?我的好朋友說:分做兩千派。每個人都認為自己對!學者,能夠主張自己的意見都很高興,如果稍微被人家碰一下就會生氣,這可能不只是台灣學者這樣,全世界的學者都是這樣。

但是如果有政治上的考量就會被人家罵:政治干涉學術,其實,我們應該知道台灣獨立的理論本來的目的,就是為了台灣獨立運動的需要,這本來就是一種政治的行為。所以,如果在整合理論的過程中,理論被修改不要講說這是政治干涉學術,本來台獨運動就是一個政治行為。

依我看,整合的時機已經成熟了,台灣社會也相當成熟了,有人說「現在百分之五十幾的比例都認為自己是台灣人」,這沒有什麼好高興,本來就應該全部的人都認為自己是台灣人,不過考慮到過去長期以來受蔣介石他們的教育,台灣人已經變成中國人,現在進步到百分之五十幾,恢復正常知道自己是台灣人,真是不錯的事情;支持要進入聯合國也已經有百分之七十幾;不管中國的壓力如何,「就算他們反對,我就是要獨立」的人也超過百分之五十,台灣社會已經有很大的變化了。

台獨聯盟早期兩大主張:「打倒中華民國,抵抗中國侵入台灣」。其他的社會改革主張都不是台獨聯盟關心的,但是台灣人已經當總統,台灣人的政黨也已經掌權了,現在說要打倒中華民國,聽了就會發抖,好像打倒中華民國台灣就沒了,社會上有這種批評。現在台獨聯盟的主張,「台灣已經是一個事實上的國家,但是法理上還沒有完成」,那要怎麼完成呢?就是要「制憲」,制定一部台灣共和國的憲法,這樣台灣獨立就完成了。但是現在希望能接受大家的批評。

民進黨於1999年提出「台灣已經是主權獨立的國家,他的名字叫做中華民國」。今天民進黨拿出新的決議文我非常感動,我沒有感動的地方只有一個地方,說蔣介石是威權政權,獨裁政權就說獨裁政權,為什麼要說威權政權。

台灣人的精神領袖李登輝說得更徹底,「台灣已經是一個主權獨立國的國家,中華民國已經不存在了」,他的想法比民進黨還要進步。李登輝的看法跟民進黨蠻接近的,台聯黨2007年一月制定的黨綱主張:「確立台灣的主權」。

 

由這樣來看的話,經由『正名制憲、國家正常化、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已經成為各個團體的共識。我們如果再用「中華民國」的名義跟中國糾結在一起會太危險,原來在聯合國代表中華民國的蔣介石已經被趕出去了,由中國代表取代「中華民國」,現在「中華民國」的使用者是中華人民共和國。

台灣要獨立,實在是不用理論啊!你爸爸就是要這樣做,去做就對了,偏偏這國際世界沒正義,所以你要跟他們講得「非常有道理」去說服他們才通,台灣內部也有不同的聲音,有各種不同的人要反對你,有些人沒有膽子,有些人沒有知識,為了說服大家,要講個「道理」,這就是理論的用途。

說來說去,理論也是有需要,真的要行動的話,口號一句就夠了但是這一句口號的背後一定有很多道理為理論基礎,這些理論基礎就是要靠學者,但是學者裡面有些人「很沒膽」,所以他的理論也不見得多好。要行動者的理論才有用,好的學者的指教可以讓我們增加知識,讓我們聽起來覺得非常有道理。

過去有人講「中華民國在台灣」,也有人講「台灣就是中華民國」,這種理論會害死台灣,這種講法都只是証明台灣是中國的領土而已,以我讀歷史的角度來看,中華民國就是指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絕對是不對的,用中華民國是台灣的口號辦外交,都是傷害台灣的行為,照那種的歪理去做,我們一生的努力都枉費了。

演講者簡介:

黃昭堂(又稱黃有仁Ng, Yuzin Chiautong1932921日-20111117[1]),政治及歷史學者,台灣獨立運動重要領袖,台灣獨立建國聯盟主席,2004228228百萬人手牽手護台灣活動總指揮,總統府國策顧問

黃昭堂在昭和大學教授國際政治史和政治學,同時也寫了不少歷史以及國際法的論文。他的碩士論文,是以美國政策及台灣海峽中立化為題目。至於他的博士論文,則是以台灣割讓給日本時的台灣民主國作為研究題目。他的著作最重要的有:《台灣民主國の研究:台灣獨立運動史の一斷章》(1970)、《台灣の法的地位》(1976,與彭明敏合著)、以及《台灣總督府》(1981)。

黃昭堂又和彭明敏合作,於1976年完成了《台灣の法的地位》這本書,和其博士論文一樣,也同樣由學術地位崇高的東京大學出版會出版。正是在這本書中,黃昭堂和彭明敏將台獨運動圈裡面已經談了很久的「台灣地位未定論」,予以進一步的系統化和學術化,從國際法的觀點,論證台灣並不是中國的領土,台灣基本上是台灣人的領土,至少台灣的歸屬至今未定。所以,要決定台灣的將來,必須尊重台灣人的意願。

黃昭堂的第三本台灣史重要著作,是於1981年出版的《台灣總督府》一書。這本書的主要內容是描寫日本統治台灣五十年的歷史。他自己則是這樣說明他的史觀:「很少有人站在台灣人的立場來寫台灣史,大部份的人都是站在漢族主義立場來寫台灣史,還有不少的人站在日本人、中國人的立場來寫台灣史。因此,我們的台灣史研究應該建立在『台灣人史觀』上面,換句話說,應站在台灣人立場來解釋過去台灣歷史上發生的種種事實」[4]

 

參考資料:

最早實施一國兩制、達賴喇嘛談西藏慘痛經驗

野蠻中 推港版國安 撕毀一國兩制

全球數百名學者聯 譴責新疆再教育營

中國擴軍威脅南海 美部屬長程轟炸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